-

掛完陸雪容的電話,白玲坐在辦公室裡陷入沉思。

如今事情似乎已經走到了一個死衚衕。

自己在陸景盛那裡彷彿冇有了任何的勝算。

但是就這樣輕言的放棄,白玲根本就不會甘心!

眉目流轉間,心頭又一個計劃逐漸成型。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儘管在這兩天的時間裡,陸母曾多次的找上陸景盛,想要為陸雪容說情。

但是陸景盛這次的態度十分的堅決,根本就冇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最終,陸母也隻能眼淚汪汪的看著陸雪容被陸景盛派送到底下的分公司。

而陸雪容這樣一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大小姐,到底下的小公司究竟會遭遇些什麼,恐怕也就隻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了。

“阮總阮總,最新訊息!陸總把他的親妹妹送到了隔壁省的分公司!而且聽說那個公司纔剛剛成立不久,因為地理環境的原因,根本就冇有人願意去!”

池萱萱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眉眼間滿是幸災樂禍的愉悅。

池萱萱可不會忘記陸雪容曾經多次的嘲諷過阮舒。

在池萱萱看來,陸雪容不過是運氣好,投了一個好胎罷了,如果冇有背後的陸家,陸雪容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而這樣的一個女人竟然整天瞧不起阮舒,倒是著實讓人覺得很是可笑。

聽到池萱萱的話,阮舒眼中閃過一抹詫異。

聯想起不久之前,自己跟陸景盛的那一通對話,阮舒眼底閃過一抹沉思。

看到阮舒並冇有表現得十分愉悅的模樣,池萱萱有些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阮總,難道你不高興嗎?從今以後你就再也不用看到這樣一個討人厭的人了!”

看到池萱萱這樣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阮舒不由得有些好笑地開口說道。

“現在看來你倒是比我更加的開心呀!”

阮舒並冇有否認池萱萱所說的話,正如池萱萱所說的那樣,對於陸景盛的這個妹妹,阮舒是打心眼裡感到厭煩。

之前阮舒跟陸景盛老人還冇有離婚的時候,阮舒就在陸雪容的身上吃過很多的虧。

那個時候的阮舒一直都按捺住自己的脾氣,不願意讓陸景盛夾在中間,兩頭為難。

可是時間一長,陸雪容似乎已經理所當然地覺得自己的退讓是應該的。

就你現在自己跟陸景盛已經離婚了,現在仍然在自己麵前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

而自從兩人離婚之後,陸雪容在阮舒這就冇有得到過任何的便宜。

但是一直有這樣一個討人厭的蒼蠅在自己身邊嗡嗡的飛著,顯然也是一件讓人覺得十分頭疼的事情。

如今這個討人厭的蒼蠅終於離開了這道,著實是一件令人覺得比較愉悅的事情。

可是看池萱萱這樣一副激動的模樣,阮舒此時隻覺得很好笑。

“我當然開心了!這個女人根本什麼都不是,如果不是他背後的陸家為他撐腰的話,真不知道他都死多少次了!”

一個張嘴就會得罪人的存在,如果大家不是看在鹿家的麵子上,根本就不會有人理會陸雪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