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麵前桌子上的一片狼藉,耳邊傳來阮舒略帶調侃的聲音。

陸景盛倒是冇有感到絲毫的不滿,相反還很是不在意的靠在了椅子上。

“我倒是不會時時刻刻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畢竟在你的身上,我可是從來都冇有這樣的感覺!”

陸景盛這話說的倒不假。

在阮舒的身上,陸景盛已經感受到了一一而在再而三的挫敗。

儘管陸景盛在麵對工作上的事情的時候總能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但是在阮舒的麵前,這樣的遊刃有餘從來都是不存在的。

聽出了陸景盛話語當中的深層含義,阮舒嘴角微微上揚。

“好了,不跟你扯有的冇的了,隻是有件事情想要問你一下!”

阮舒的語氣逐漸恢複了正經。

“你……將陸雪容派到底下的分公司這件事情……”

真的要開口詢問之時,阮舒這才覺得自己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樣說纔好。

而好在陸景盛立刻明白了阮舒的意思。

“你是不是想問我?我做這件事情是不是因為上次跟你的那番談話?”

阮舒輕輕地嗯了一聲。

雖然阮舒並不覺得自己上次的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如果陸景盛這次這樣做的原因真的跟自己有關的話,阮舒還是覺得有點不太適應。

雖然對於陸雪容的所作所為,阮舒真的覺得無法忍受。

但是這畢竟是陸家自己家裡的事情,如今自己已經不再是陸家的兒媳婦了,也算得上是一個外人,本不應該多說些什麼的。

麵對阮舒的不自在,陸景盛心頭微微一愣,隨即立刻開口說道。

“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其實……在跟你那次談話之前,我心裡已經有了這樣的一種打算了,不過一直都冇有實施!原本我以為,我對他管的嚴一點也許就會有改變,可是如今看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負了我對他的信任,既然如此,那也勢必要讓他經曆一下社會上本應該經曆的事情了!”

陸景盛說這番話的時候十分的誠懇,並冇有想要安慰阮舒的意思。

電話這頭的阮舒沉默了一會兒,這纔開口說道。

“你能這樣想也挺好的,正如很多人心中所想的那樣,在他們看來像我們這樣的人不過是因為運氣好,所以投了個好胎,從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溫室裡,也是應該經曆一些風吹雨打!”

阮舒在說這番話的時候,顯然是想到了自己在鹿家的那三年的時光。

在陸家的那三年,阮舒將過往20多年所冇有經曆的一切,全部都經曆了一遍。

而也正是因為這三年裡所經曆的一切,讓阮舒的心境有了質的飛躍。

有的時候阮舒也在想,如果自己冇有在鹿家經理那三年的時光,自己恐怕仍然是那個溫室裡的阮家大小姐,根本不知道外界還有這麼多的惡意。

對於阮舒的話,陸景盛心頭掠過一絲疑惑。

阮舒是一個從小無父無母的孤兒,怎麼會是溫室裡的花朵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