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因為阮舒話語當中那惆悵的語氣,所以陸景盛也就冇有再繼續追問些什麼。

兩人的這通電話打了很久,誰都冇有開口說想要掛斷的意思。

而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聽到陸景盛那邊傳來一陣敲門聲,阮舒這才意識到自己跟陸景盛的這通電話似乎是打了很久。

“你那邊應該還有工作要處理,我就不打擾你了,就先這樣吧!”

陸景盛動了動嘴角,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已經走到自己麵前的祁恒,陸景盛最終也隻能無奈地應了下來。

剛走進辦公室的祁恒,就感受到了來自於陸景盛那銳利的視線。

祁恒下意識地便停住了腳步,有些小心翼翼的看向了陸景盛。

“陸……陸總,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陸景盛冇好氣的瞪了一眼祁恒,將手機放到了一旁。

“說吧,究竟有什麼事情?”

感受到了陸景盛此時的情緒似乎是有些不對勁的,祁恒立刻將自己今天的工作彙報給交了上去。

“這是今天的日程,陸總看看有冇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

看到下午排的滿滿的日程,陸景盛揉了揉自己有些發痛的太陽穴,最終還是在檔案夾後麵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這一邊,掛完電話的阮舒無意間瞥到了桌子上的鏡子。

看到自己嘴角的笑容的那一刻,阮舒臉上的表情瞬間僵住了。

阮舒眉頭微微輕皺,開始回憶起這幾天自己跟陸景盛的交流。

不可否認的是,在跟陸景盛的交往來看,阮舒已經覺得自己的心似乎在慢慢的向陸景盛那兒靠近。

阮舒也說不出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是要想從心底裡抗拒跟陸景盛交往,顯然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阮舒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看著旁邊成對的檔案夾,阮舒打開了檔案,強迫自己陷入了工作當中。

……

“白小姐,你怎麼來了?”

看著麵前的白玲,祁恒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在隱隱作痛。

對於前一段時間,圈子裡傳的沸沸揚揚的事件,祁恒當然也是知曉的。

而祁恒更加清楚明白的一點,那就是陸景盛對於白玲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想法,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想法的。

再加上之前集團遭遇的事件,此時白玲出現在這,似乎是十分的不合時宜的。

而白玲像是完全失憶了一樣,根本不覺得之前都是集團的那次危機是出自她之手。

“我是來找景勝哥的!”

看到白玲這樣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祁恒隻能在心底裡暗暗地稱讚他的心理素質。

畢竟如果當初不是白家在背後使了手腳的話,陸氏集團也不可能會有那麼大的損失。

而在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之後,白玲竟然還能這樣麵不改色心不跳地來到陸氏集團,並且在提起陸景盛的名字的時候,冇有絲毫的異樣。

祁恒輕呼了一聲,沉穩著聲音說道。

“白小姐,陸總現在正在開會,恐怕冇有時間見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