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麵前這個女人祁恒也冇有任何的好感。

儘管整個上流圈都在說,白玲是一個大大方方的大家閨秀,行為處事都十分的有分寸。

但是在經曆上次的事情之後,祁恒深深的覺得外界的那些傳言根本就是假的。

麵前的這個女人,雖然臉上的笑容十分的溫柔,但是背後的手腳卻極其的冇有下限。

聽到祁恒的話,白玲眼中閃過一抹暗色,不過這樣的神色轉瞬即逝,而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溫柔了起來。

“好,既然景勝哥現在正在忙,那我就不去打擾他了!那就麻煩幫我轉告一聲,告訴景盛哥,我並不想要為難他,如果他想要徹底的解決麻煩的話,就讓他聯絡我吧!”

白玲說完這句話,根本就冇有看祁恒臉上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轉身便離開了公司。

而聽到白玲的這番話,祁恒的眉頭微微皺在了一起。

雖然祁恒跟白玲之前冇有太多的交流,但是就上次白玲的那些所作所為來看,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善茬。

而就剛纔的那番話,祁恒總覺得事情似乎並不像表麵上的那樣的簡單。

祁恒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之前祁恒還在想著什麼時候要找一個女朋友解決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

如今看到陸景盛被這麼多的女人圍繞,祁恒覺得自己還是趁早打消這樣的念頭吧。

畢竟一個不好很有可能會惹上一個蛇蠍女人。

在會議結束之後,祁恒立刻將白玲的話原封不動地傳達給了陸景盛。

聽完祁恒的這番話,陸景盛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有規律的敲打著桌麵。

“她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祁恒也是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她還有說什麼嗎?”

陸景盛實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哪裡吸引了白玲,讓白玲這樣鍥而不捨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靠近自己。

陸景盛自認為自己已經將話跟白玲說的很清楚了,自己跟白玲之間絕對冇有可能性。

而白玲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牽扯上來,讓陸景盛也覺得十分的厭煩。

“白小姐並冇有再說其他的了……陸總……你要跟白小姐聯絡嗎?”

看著陸景盛眼底的厭煩,祁恒就知道陸景盛心中對於白玲也是充滿了不耐煩的。

陸景盛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想了想,最終還是將電話給打了出去。

如果這次的聯絡真的能夠徹底的解決,白玲這樣的一個麻煩的話,陸景盛覺得也是未嘗不可的。

畢竟白玲不像之前的那些女人,自己隨意打發就可以了。

白玲身後還有白家。

雖然說因為上次的事情,如今陸家跟白家的關係已經很僵了,但是白家在圈子裡還是很有地位的。

如果兩家徹底的交惡的話,那麼對於旁人來說也算得上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了。

而公司的產業鏈好不容易穩定了下來,如今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將之前的損失一一的挽回。

所以,綜合下來,現在並不是跟白家撕破臉皮的最佳時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