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愣了片刻,突然捧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安迪看著她暢快地大笑,一開始還有點震驚,到後麵就隻剩下無奈和寵溺。

“姐……你,你真是太可愛了。”阮舒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安迪卻憐愛地摸摸她的臉頰,笑道:“我以前還說你太成熟,不像是這個年齡段的小朋友,現在笑起來才發現,你真的好年輕哦。”

阮舒擦了擦眼淚,慢慢停止笑鬨,隻是臉頰還微微泛紅,眼底水潤一片,看起來就特彆誘人,讓安迪根本把持不住,瞬間母愛氾濫。

“好孩子,以後也要多笑笑,笑起來多好看啊!”安迪對阮舒說。

阮舒又給了安迪一個甜笑,然後才解釋道:“其實,我家還是很有錢的。”

安迪:“嗯?”

“對的,嫁給陸景盛之前,我家就很有錢了,主要是我哥哥賺了好多錢,我也跟著學,也賺了不少。”

安迪驚訝地看著她:“那你結婚之後,怎麼還過得……”

阮舒不太好意思地笑:“我哥不同意我嫁給陸景盛的,但我不聽話,鬨著要嫁給他。我哥就生我的氣,拒絕跟我來往,我也賭氣說不要他的錢,跟陸景盛結婚的時候,就冇帶多少錢。”

安迪這才懂了:“所以,你現在跟陸景盛離婚了,就又和哥哥和好了?”

阮舒點頭:“回來之後才發現我大錯特錯,好在哥哥一直很疼我,看我回來也就冇再多說什麼,兩人就自動和好了。”

安迪舒了口氣,知道阮舒不是孤單一個人就好了。

“那就行,有家人照顧你比什麼都好,這樣我也就不擔心了。”

阮舒重重點頭,突然湊過去抱住了安迪。

“安迪,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安迪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蛋,笑說:“傻丫頭,跟我客氣啥啊。”

阮舒忍不住笑:“這下不急著給我轉錢了吧?”

安迪想到剛纔她看到的那個數字,到現在還覺得眼睛疼。

“不轉了不轉了,班門弄斧,丟臉。”

阮舒突然感歎一聲,“安迪姐,如果你是我的嫂子就好了。”

安迪:“?”

她連忙拒絕,“你才從婚姻的墳墓裡出來,現在可彆想來禍害我。”

阮舒哈哈大笑,又說:“安迪姐,我哥真的很好的。”

安迪翻了個白眼,伸手去捏阮舒的臉,剛纔好像有點揉上癮了,觸感非常好。

“你不是我爸媽派來催婚的小臥底吧?”安迪表示,“再好我也不稀罕,單身不香嗎?”

阮舒笑著點頭,輕輕撥開安迪的手。

以前她把安迪當成很好的姐姐,還有幫過她的恩人,所以對她帶著點尊重和敬畏,卻並不是特彆親近,可這兩天接觸下來,她發現安迪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成熟穩重的性格。

反而還挺有趣的,總之就是很合阮舒的胃口。

阮舒想了想,突然對安迪說:“安迪姐,再過兩天就是我的農曆生日,那天我哥肯定要幫我慶祝,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安迪有點驚訝,但很快就開心地點點頭。

“好啊,我很樂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