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陸景盛頭腦風暴的時間裡,電話被接通了。

電話那邊的白玲對於陸景盛的來電其實並不詫異。

雖然白玲自己也不想承認,但是白玲明白陸景盛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徹底的擺脫自己。

所以今天自己都已經將話說得那麼清楚了,陸景盛絕對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的。

“你究竟想要乾什麼?”

陸景盛冇有絲毫想要拐彎抹角的意思,語氣冰冷的說出了這番話。

白玲眼底閃過一抹鬱色,不過語氣還是十分的正常。

“我什麼都不想乾,景勝哥,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恐怕是有什麼誤會的!”

聽到那三個字,陸景盛下意識的編輯皺起了眉頭。

“白小姐,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應該還冇有那麼的熟悉,這聲哥,我可擔待不起!”

陸景盛的話讓白玲的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不過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計劃,白玲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好!陸總,我知道洛總對於我之前所做的事情一直都耿耿於懷,但是那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陸總,所以纔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我很感謝貝小姐的抬愛,但是,這並不是你能夠傷害他人的理由!”

陸景盛生氣的最大原因並不是白玲之前對於集團所做的那些事情。

而是白玲讓人散播出去的那些流言蜚語對阮舒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這是陸景盛絕對無法忍受的一件事情。

而白玲也瞬間變領會到了陸景盛話語當中的意思。

這樣的差彆對待,讓白玲心中愈發的不甘心了起來。

白玲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我知道陸總現在心目當中隻有阮小姐一個人,但是……我對陸總也是一腔情意,難道陸總就看不見嗎!”

對於白玲這樣的死纏爛打,陸景盛的語氣也變得緊繃了起來。

“如果白小姐讓我聯絡你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事情的話,那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也就冇有必要再接著往下說了!”

陸景盛說完就想要將電話掛斷。

“等一等!”

聽出了陸景盛話語當中的意思,白玲立刻喊道。

“白小姐還有什麼想說的嗎!我這裡還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恐怕冇有那麼多的時間跟白小姐在這說一些不知所雲的東西!”

陸景盛話語當中的不耐煩都快要溢位來了。

白玲也知道,如果自己再繼續說下去的話,恐怕陸景盛下一刻就會立刻的將電話掛斷。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下一步的計劃就無法實施了。

這般想著,白玲立刻開口說道。

“我知道陸總現在急著想要擺脫我,我也不是想要死纏爛打的人!明天下午,陸總可以到玫瑰莊園來,我們將所有的事情全部說清!也算是給我自己最後一個交代!”

白玲所說的玫瑰莊園也是不久前纔開放的。

聽到白玲的這一番話,陸景盛略微遲疑了一會兒。

“陸總不用擔心這是什麼陷阱,我隻是想要再得到最後一次機會,雖然之前有很多的誤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