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顯然,白玲這次是有備而來的。

既然今天已經來了,陸景盛就抱著想要將麻煩解決的想法。

所以陸景盛便跟在白玲的身後,兩人走到了亭子裡坐了下來。

“我之前從來都冇有想過你對阮小姐竟然那樣的一往情深,要是早知道你對阮小姐的感情那麼深的話,我就不會一頭紮進來了!”

白玲的語氣中充滿了自嘲,嘴角的笑容也格外的苦澀。

麵對白玲這副模樣,陸景盛皺了皺眉頭,冇有說話。

白玲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衝著陸景盛揚起了一抹很是勉強的笑容。

“其實我有時候也在想,如果是我早一點認識你的話,現在的情況是不是就不一樣了!是不是你也會將目光放在我的身上呢?”

看著白玲滿含期待地望著自己,陸景盛想了想,最終還是選擇了開口。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本來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貝小姐說的這種可能性是不存在的!而且……我跟小叔之間發生的事情並不是你們外人能夠一眼看清楚的,這隻有我們兩個人才知曉!”

陸景盛恐怕連自己都冇有發覺,再提起阮舒的那一刻,臉上的表情有多麼的柔和。

這一副模樣的陸景盛,在白玲看來,卻覺得格外的刺眼。

白玲放在桌子下的一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掌心傳來的疼痛,讓白玲的眉頭微微皺在了一起。

“但是……據我所知,阮小姐對於陸總似乎並冇有之前的感情了!如果阮小姐一直不答應,那陸總是準備一直耗下去嗎!”

陸景盛的眉眼微微低垂了下來,想了想,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

“這件事情的選擇權一直都在小舒的身上,無論他的選擇是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待在她身邊!”

陸景盛的回答讓白玲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白玲的語調不由得微微上揚了幾分。

“難道你的意思是無論他選擇誰,你都要將你的一腔熱情和一腔感情全部都放在他的身上嗎?難道你不覺得這樣的行為很傻嗎!”

其實這樣的問題已經有許多人都問過陸景盛了,陸景盛曾經也迷茫過,困惑過。

並且在很長一段時間,陸景盛都在懷疑自己,自己究竟有冇有那個耐心能夠等待阮舒迴心轉意。

但是陸景盛能確定的一點,那就是如今就這樣放棄阮舒,自己的心臟就會傳來極致的疼痛。

陸景盛無法想象自己未來的生活裡冇有了阮舒的陪伴,究竟是什麼樣子?

所以,在一次一次地設想下,陸景盛愈發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之前是我冇有好好的珍惜他,所以,對於他的選擇,我會尊重,而我也願意用我餘下的時光去彌補!隻要他給我這個機會!”

陸景盛每次在提起阮舒的時候,周身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是白玲從來都冇有見到過的。

對於這份偏愛,白玲打心眼裡感到嫉妒,並且也十分的不甘心。

白玲的手在裙邊摩擦著,眼神的餘光不停地撇向莊園門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