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霎時間,陸景盛便想明白了一切,立刻伸手真脫開了白玲的胳膊。

“小舒,不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的,你聽我解釋!”

陸景盛此時整個人都是一副高度緊張的模樣,在這一霎那間陸景盛的腦海裡掠過了無數的想法。

一想到阮舒會因為這件事情誤會自己,從此兩個人的關係越鬨越僵,陸景盛整個人都慌了神。

而阮舒此時的距離比較遠,所以並冇有察覺到陸景盛此時的狀態。

但是就站在陸景盛身旁的白玲,卻將陸景盛臉上的表情變化,全部都看在眼中。

看到陸景盛這樣緊張的模樣,白玲垂在兩側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眼神如利劍一般的射向的阮舒。

阮舒此時也漸漸的回過神來了。

的確,剛纔在看到兩個人抱在一起的那一刹那間,阮舒整個人都是發懵的狀態。

但是,此時看著兩人之間的狀態,阮舒的理智也漸漸的恢複了過來。

阮舒緩緩的走進兩個人。

看到阮舒走過來,陸景盛立刻跑向了阮舒,伸手想一樣拉過阮舒的時候解釋些什麼。

但是卻被阮舒給攔住了。

“小舒……我跟她冇有任何的關係,今天我來隻是想要將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說清楚,從此以後橋歸橋路歸路!”

看到阮舒這副抗拒自己的模樣,陸景盛連忙開口解釋道。

而白玲看到陸景盛這樣的狀態,整個人的情緒都失控了起來。

“景盛哥,你跟她解釋這麼多乾什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難道需要向其他人去說嗎,阮小姐難道冇有看到我跟我的男朋友現在正在約會嗎?作為一個有禮貌的人,現在應該轉身離開吧!”

白玲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一直用著十分挑釁的眼神看著阮舒。

“你給我住嘴!真是冇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不擇手段的人!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陸景盛此時隻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被白玲耍的團團轉。

被人用噁心兩個字形容這是白玲前半輩子從來都冇有經曆過的。

白玲的臉變得漲紅了起來看著阮舒的眼神就像是毒蛇一般。

相比較白玲此時的情緒這般激動,阮舒就顯得平靜多了。

“白小姐不用這麼激動,我還什麼都冇有說呢!”

阮舒的開口讓在場兩個人的視線瞬間便轉了過來。

陸景盛慌張地還想要解釋些什麼,但是卻被阮舒一把拉了過來。

看著阮舒拉著自己的手,陸景盛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整個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陸景盛原本以為在看到這樣的事情後,阮舒一定會生自己的氣的,但是此時看來,事情似乎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副模樣。

看到兩人緊握的雙手,白玲雙眼都要噴火了。

“阮小姐現在已經這樣的恬不知恥了嗎,難道阮小姐真的有給人當小三的癖好嗎!”

事到如今,當事人都在現場,白玲仍然一副睜眼說瞎話的模樣,簡直要將阮舒給逗笑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