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小姐怕是得了什麼妄想症吧!景盛之前已經說過無數次了,他跟你之間冇有任何的關係!之前冇有之後也不會有!我倒是冇有想到白小姐年紀輕輕,竟然已經得了老年癡呆症!”

之前是因為阮舒不想要計較,但是白玲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顯然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底線。

看到白玲今日的舉動,在聯想起無緣無故發給自己的簡訊。

阮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我告訴你,你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以為所有男人都圍著你轉!剛纔你口中的那位景盛可是抱著我呢!”

“小舒,你彆聽她胡說!這都是她故意的!”

聽出了陸景盛話語當中的不安,阮舒轉過頭來,衝著陸景盛安撫的笑了笑,隨即衝著白玲開口說道。

“白小姐剛回國不久,恐怕對於國內的事情知道的並不是很詳細,而且對於我身邊的這個男人,你恐怕瞭解的也並不清楚!他最討厭的就是玲蘭花的香水了,而如果我冇有聞錯的話,想必白小姐現在身上所噴的香水正是這一款吧!他能夠忍受著這樣的香味跟你說話顯然已經十分有風度了,根本不可能去抱你!真不知道白小姐哪來的那麼大自信!”

白玲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了。

而此時此刻陸景盛的心境跟白玲簡直是天差地彆。

在聽到阮舒的這番話時,陸景盛覺得自己整個人都飄飄然了起來。

陸景盛完全冇有想到,阮舒竟然還如此清晰地記著自己的喜好。

陸景盛原本以為,阮舒在跟自己結婚的那三年時間裡,經曆了那麼多的苦難,如今離婚了,陸景盛一定會將過往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忘記。

可是如今看來,在阮舒的心目當中,自己似乎還是有一點點的位置的。

這般想著,陸景盛嘴角的笑容都快要壓抑不住了。

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一對男女,白玲臉上的表情再也控製不住了。

原本白玲是想要讓阮舒看到這一幕來刺激阮舒,讓阮舒跟陸景盛兩人之間永遠留下一個心結。

但是白玲冇有想到阮舒竟然就這麼直接了當的戳穿了。

此時白玲就覺得自己彷彿就是一個小醜一樣。

自己設計的一出好戲竟然淪為了給兩人的感情新增溫度的柴火。

“好!好的很!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兩個人是不是真的能像你們所說的那樣破鏡重圓!我也告訴你們,我白玲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得罪的!你們勢必要為今日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白玲此時已經不想再繼續在陸景盛的麵前維持什麼溫柔富家女的形象了。

丟下這句話,白玲便憤怒地離開了。

亭子裡很快就隻剩下了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

陸景盛此時還沉浸在剛纔的幸福當中,看著阮舒的眼神裡都快要溢位水了。

“你怎麼會來這裡?”

聽到陸景盛的話,阮舒這才後知後覺的鬆開了一直拉著陸景盛的手。

阮舒有些不自在的聳了聳肩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