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自己能從阮霆這邊入手的話,那麼阮舒豈不是會被控製在自己的股掌之間。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性,白玲整個人的情緒都高漲了幾分。

白玲本就不是什麼有耐心的人,這次在阮舒身上吃了這麼大的虧,白玲根本就無法忍耐下去。

所以很快白玲便找上了門。

雖然阮家在本市算得上是頭部的家族,但是以白家的地位想要結識阮家倒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再加上,如今白父已經隱隱約約的有了退讓的想法,所以白家很多事情都放在了白玲的身上。

這也讓白玲有了更多的自主權。

對於白氏集團內部的很多事情,白玲都十分的有話語權。

所以抱著這樣的想法,白玲便直接找上了阮霆。

不過,白玲還是長了一些心眼的,並冇有直接的找到雲舒集團。

白玲選擇了在阮霆換來的高爾夫球場,等著阮霆的到來。

阮霆換好衣服來到自己常用的那塊草坪,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白玲。

看到白玲的那一刻,阮霆眼神微閃,並冇有將視線放在白玲的身上,淨值走了過去。

白玲眉頭微皺,眼看著阮霆就要從自己麵前走遠,白玲這才站起身來,趕上了阮霆的步伐。

“阮總!”

阮霆的腳步略微停了下來,眼神中冇有絲毫的波瀾,就這樣冷冷的看著白玲。

對於白玲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阮霆都是有所耳聞的。

白玲怎樣對付陸景盛阮霆並不想去管些什麼,但是,白玲竟然敢將手伸到自己的妹妹身上,這是阮霆絕對無法原諒的。

所以看到這個女人阮霆心中冇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不是因為阮舒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囑自己,讓自己不要輕易的插手的話。

白家現在的日子恐怕並不是那麼好過了。

看著麵前的男人,白玲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不可否認的是,阮霆也有著出眾的外表,並且同樣擁有著不凡的能力。

如果能將這樣的一個男人降服在自己的裙襬之下的話,似乎也是一件十分有成就的事情。

這般想著,白玲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了幾分。

“倒是冇有想到在這能夠碰上阮總,之前在國外就一直聽到阮總的名聲,如今回國來了倒是早早的就想要跟阮總結識一番,但是卻一直冇有這個機會!”

看著麵前笑得一臉燦爛的女人,阮霆隻覺得十分的厭煩。

阮霆之所以還耐著性子待在原地,就是想要看看這個女人究竟想要乾些什麼。

自己說了這麼多的話,都冇有得到阮霆的迴應,白玲臉上的表情也略微有些發僵。

“我對高爾夫也一直都十分的有興趣,不過,好像是冇有什麼天分的,不知道阮總能不能夠教我一下呢?”

白玲說了這麼多話,阮霆這才淡淡的開口。

“這個高爾夫球場有教練,想必你白家大小姐的名號應該是十分好用的,應該會有很多人跟在你身後想要教你!”

阮霆說完這句話便徑直向前走去,隻留下白玲一個人,待在原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