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此言,裴欒看向了阮霆。

“這件事情……需不需要跟小舒說一聲?”

猶豫了一會兒,裴欒又添了一句。

“還有……安迪!”

阮霆神情微怔,想了好一會兒,這纔開口說道。

“小舒那邊就先不要告訴她,她一直都不願意讓我插手到這些事情當中來,至於安迪……我會跟她解釋的!”

裴欒也知道阮霆心目當中的顧慮。

如果這件事情被阮舒知曉的話,阮舒一定不會就這樣任由阮霆去做這些事情。

這兄妹倆都是相同的脾氣,都不希望對方涉險。

“那你最好準備好措辭,一旦你跟白玲的事情被傳出去,小舒絕對是會來上門質問你的!到時候要怎麼說,可得事先想好!”

說起這兒,裴欒也覺得有些頭疼。

裴欒都能夠想象得到,一旦阮霆跟白玲的這件事情被傳了出去,阮舒是什麼樣的反應,到時候多樣的恐怕也有自己。

“我這裡就不用你擔心了,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阮霆說完這一句話便拿過一旁的外套走了出去。

看著阮霆瀟灑離開的背影,裴欒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雖然阮霆表麵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但是這件事情要操作起來顯然還是有些麻煩的。

安迪剛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就看到阮霆此時坐在沙發上,眉頭緊皺的模樣。

安迪的腳步略微停頓了一會兒,這纔將辦公室門給關了起來。

“阮總,你怎麼來了?”

聽到安迪的聲音,阮霆這才抬起頭來。

這段時間因為雙方都很忙,所以阮霆也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冇有見到安迪了。

此時看到安迪,阮霆竟然有了一種恍如隔世般的恍惚。

為阮霆這樣一直緊緊的盯著,安迪顯然也覺得有些侷促。

安迪有些尷尬地坐在了沙發的另一邊,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沉默了下來。

最終還是阮霆打破了這樣的沉默。

“我今天來……是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雖然在來的路上阮霆已經下定決心要將這件事情好好的跟安迪說,但是真正等到這一刻的時候,阮霆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

對於安迪阮霆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對她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可是阮霆也能夠感覺得到安迪似乎在有意無意的躲著自己。

兩人現在的關係還不足以能夠讓阮霆毫無顧忌的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阮總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那就儘管說吧,如果我能幫忙的,一定義不容辭!”

安迪的話並冇有讓阮霆有絲毫愉悅的感覺。

這樣官方的話隻會讓阮霆覺得自己跟安迪之間的距離愈發的疏離了起來。

“我今天來不是跟你談正事的,是有點私事要跟你說!”

聽到阮霆的這番話,安迪放在膝蓋上的兩隻手微微蜷縮,眼底閃過一抹緊張。

安迪不是個傻子,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讓安迪也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了什麼。

但是兩人之間身份的差距,讓安迪根本無法正視這段感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