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聽到阮霆這樣正經的聲音,安迪心中想到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逃離。

“我接下來有一段時間會比較忙,恐怕冇有太多的時間來見你,而且……之後會發生一些事情,但是事實的真相併不像你想象的那個樣子!”

關於自己跟白玲的那件事情,阮霆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有直接到說出來,隻是說了一番似是而非的話。

而聽到這番話的安然則是一頭霧水。

“阮總,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有什麼事情你可以直說的!”

安迪能夠察覺到的一點,那就是阮霆說這番話似乎是在未雨綢繆。

而這件事情當中簽名了太多的人和事,所以阮霆也無法說得太過於具體。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此時不便跟你多說,但是你隻需要明白一點,那就是,眼見不一定為實!”

看到安迪此時滿臉茫然地望著自己,阮霆也很是無奈。

阮霆站起身來向安迪這邊走了兩步,伸手揉了揉安然的腦袋。

察覺到發頂傳來的溫熱的觸感,安迪瞬間僵直了身子,根本動都不敢動。

“等到我將這些事情處理好,就該來好好的處理一下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了!”

“我……我們兩個人……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嗎?”

安迪眼神飄忽,語氣也變得結結巴巴了起來。

阮霆眼中閃過一抹晦澀的光芒,嘴角微微上揚。

“那你就好好想一想,我們兩個人之間究竟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去解決!”

直到阮霆離開了好一會兒,安迪仍然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的思緒都處在一種飄忽的狀態。

儘管阮霆已經離開了好一會兒了,但是安迪卻還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發頂處來自於阮霆掌心的溫度。

而阮霆剛纔所說的那一番話,在安迪的腦海裡開始無限的循環。

現在的安迪還不知道後麵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很快這一天便到來了。

“阮總,不好了,不好了!”

池萱萱眉頭緊皺,眼底充滿了不可思議,直直的衝進了阮舒的辦公室。

阮舒揉了揉自己有些發酸的鼻梁,看到池萱萱這副模樣,阮舒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你怎麼跟天塌了一樣!”

池萱萱的表情變得一言難儘了起來。

“聽說……白玲現在是阮總的女朋友!”

阮舒噌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再說一遍?誰是誰的女朋友?”

“白玲是阮霆的女朋友!”

“怎麼可能?我大哥跟白玲之前從來都冇有過瓜葛,這兩個人怎麼可能會走到一起!”

阮舒現在滿腦海裡都在想著這件事情是有多麼的荒謬。

“阮總,這件事情好像是真的,你大哥那邊也並冇有否認,現在所有人都已經認定了他們兩個人在一起!”

阮舒隻覺得自己的腦海時是處在一種空白的狀態。

“你待在這,我現在立刻去找我大哥!”

阮舒仍然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像表麵上所表露的那樣的簡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