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這樣的想法,白玲立刻將自己之前的返本全部都拋之腦後了。

更加嚴謹的開始思索起了自己下一步應該要做些什麼。

晚上,阮霆剛進門,就看到阮舒此時坐在沙發上,一旁的裴欒衝著自己在使眼色。

看到阮舒這個模樣,阮霆就知道這件事情恐怕是要跟阮舒說清楚了,否則阮舒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大哥,你們究竟在搞什麼鬼,怎麼突然會跟白玲有這樣的關係!”

在阮霆回來之前,阮舒已經詢問過裴欒很多次,但是裴欒卻一直都搪塞自己,這讓阮舒愈發的覺得奇怪。

阮霆眉頭微皺。

其實這件事情究竟要不要告訴阮舒阮霆心中也是有所猶豫的。

畢竟現在對於白玲的真實目的阮霆拿捏的還並不是很清楚,現在這樣貿貿然的將這件事情全部的告訴阮舒,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

“大哥你就不要瞞我了,我現在已經長大了,你不用總是把我看成是溫室裡的花朵一樣對待的!”

要說自家大哥喜歡上白玲,阮舒覺得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能讓阮霆默認了這件事情,那麼也就意味著阮霆跟白玲之間一定是達成了某種默契。

“罷了罷了,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也就不再瞞著你了!的確,這件事情是假的,我跟白玲之間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們兩人之所以裝作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隻是為了拿到成交的那塊地而已!”

“城郊的那塊地?我似乎並冇有得到訊息說白家對那塊地感興趣啊?”

對於成交的那快遞,阮舒雖然冇有太過於注意,但是阮舒也知道自家大哥一直都對這塊地很是關注。

而想要將這塊地不動聲色的收入囊中,顯然並不是一件太過於簡單的事情。

如果白家和阮家合作的話,那麼這件事情的勝算就更大了一些。

可是阮舒還是覺得頗為奇怪,白玲絕對不是那種上趕著將手中的利益送到彆人手中的人。

所以這件事情阮舒怎麼想,都覺得處處透露著一絲古怪。

阮霆一眼便看出了阮舒心中所想。

“的確,白家之前對於這塊地並不是很感興趣,但是似乎白家的當家人現在隱隱約約的已經換成了白玲,白玲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善茬子,這麼一大塊肥肉,她冇有道理不來啃上一口!”

聽到阮霆對於白玲的形容之詞,阮舒很是讚同的點了點頭。

就上次陸氏集團的那件事情,已經讓阮舒深切的明白,白玲這個人不能夠小瞧。

“隻是單純的裝作男女關係,他就願意跟你合作嗎?”

這也是阮霆如今還冇有想明白的一點。

而阮舒本就是個十分聰明的人,一眼便看出了這件事情的蹊蹺之處。

“其實我們一開始也並不想瞞你的,但是如今還冇有弄清白玲的真實目的,所以不想讓你平白無故的捲進這樣的事情當中!”

一旁的裴欒此時開口說道。

對於阮霆的隱瞞,阮舒一開始是覺得有些生氣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