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說阮舒今日這樣的舉動,也算得上是將阮霆跟安迪之間的那層紗給戳穿了,但是至於後續的事情怎樣的發展,還是必須得靠兩個人的。

所以阮舒並冇有強迫安迪此時此刻就給自己一個準確的答案,畢竟這樣的時刻但道理來說,應該是由阮霆親自開啟的。

而阮舒今日來一個目的,隻是想要告訴安迪阮霆跟白玲之間並冇有什麼太多不正常的關係,也好讓安迪能夠放心,讓安迪跟自家大哥之間的誤會能夠少一點。

安迪此時的情緒也漸漸的穩定了下來,感受到阮舒放在自己身上,略帶擔憂的目光,安迪抬頭,衝著阮舒輕輕的笑了笑。

“好了,我知道你是在為我著想,對於阮霆的感情我並不是不知曉,隻是我們兩個人之間差距實在是太大,大到恐怕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彌補的!”

這也是安迪第1次在阮舒的麵前這麼直接的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顧慮。

聽到安迪的這番話,阮舒眼中閃過一抹詫異,在阮舒看來安迪一直都是個十分自信的人,從來都不會有這樣畏手畏腳的想法。

但是此時在麵對愛情,安迪似乎跟其他的小女孩並冇有什麼兩樣,同樣會患得患失。

“安迪姐,你怎麼能夠這麼想的,在我心目當中你一直都是十分優秀的存在,根本不存在什麼跟我大哥之間差距太大,我大哥隻是表麵上看的像是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模樣,其實他私底下就是一個巨嬰!而且你可是我已經認定了的嫂子,難道你還想跑不成?”

聽到阮舒如此的形容阮霆,安迪不由得撲哧笑出了聲。

“要是你大哥知道你在我麵前這麼的評價他,恐怕得把你的嘴給封上了!”

看到我安迪眼底輕鬆的笑容,阮舒這才略微鬆了一口氣。

想必今天自己這樣的舉動還是十分的有用的。

雖然說阮舒知道要想徹底的打消安迪心中的顧慮,必須得靠自家大哥來執行,但是如今安迪的情緒已經比剛纔好了許多了,顯然關於阮霆跟白玲的這件事情,安迪心中已經有了定論。

這樣一來,阮舒今日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在跟阮舒聊完之後,安迪已經可以徹底的確定不久之前陸景盛跟自己說的那番話就是意有所指,為的就是解釋當下的情況。

這樣仔細一品,安迪嘴角的笑容變得愈發的明顯了起來,這其中絲絲的甜味恐怕隻有安迪本人能夠清楚的明白了。

將安迪這邊安撫好之後,阮舒便更加的冇有了後顧之憂。

阮舒跟阮霆兩人已經商量好了,以不變應萬變,倒是要看看白玲究竟想要乾些什麼。

隻有他們明確地知曉了白玲的動態,知道白玲的真實目的是什麼,他們才能夠處在主動的這一方纔能夠一擊即中。

不過白玲的警惕心還是有的,所以這顯然也是一場持久戰。

日子還是一天天的得過的,看著送到自己麵前的請帖,阮舒挑了挑眉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