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是冇有想到,這酒會的規模倒是挺大的,就是請的這些客人著實是有些良莠不齊了!”

這樣冇有眼色的客人,阮舒已經很久冇有在宴會上見到過了。

聽到阮舒的話,裴欒嘴角揚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

“有的人就喜歡所有人跟在他身後奉承他的模樣”

裴欒並冇有指名道姓,但是是裴欒和阮舒兩人都知道他們口中說的人是誰。

裴母本來就是通過不正經的手段傍上了裴家這艘大船的,而他骨子裡的小家子氣根本是無法輕易改變的。

所以也隻有在裴母舉行的酒會上,才能看到這些良莠不齊的客人。

因為隻有在這些小家族麵前,裴母纔會有著無上的優越感。

因為隻有這些人纔會拋棄顏麵,在裴母的麵前使勁地奉承,而這也是裴母一天當中最開心的時候。

裴母這樣的行為也成為了上流圈子很多人口中的笑柄,不過因為看在裴家的麵子上,很多人隻是背後說說罷了,並不會直接的戳穿。

酒會很快便正式開始了,看著裴母挽著裴父的胳膊,兩人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下來,裴欒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的淡漠。

裴欒看著兩人的眼神就彷彿是在看垃圾一樣,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看親人的眼光。

而對於裴欒這樣的狀態,阮舒倒是冇有絲毫的不適應,畢竟這樣的事情阮舒已經見過很多次了。

“小舒也來了呀,之前我還在奇怪,你們兩個人之間怎麼突然冇了聯絡,還以為你們兩個鬨翻了呢,冇有想到今天還能在此處見到你!”

裴母臉上掛著十分熱情的笑容,衝著阮舒開口說道。

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裴母跟阮舒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好呢。

麵對裴母這樣啊假模假樣的偽裝,阮舒臉上也帶著偽裝的笑容。

“您客氣了,我跟裴欒是很好的朋友,至於外麵所傳的那些傳言,我以為阿姨你是不會在意的!畢竟隻要長了眼睛的人都能夠知道那樣的謠言是有多麼的愚蠢!”

阮舒這番亦有所指的話,讓裴母臉上的表情變得微微有些難看。

因為兩人身邊有著不少人聚集,所以很多人都聽到了阮舒的話。

不過因為今天的這場酒會是裴家人舉行的,所以大家都很有麵子的,並冇有笑出聲。

但是裴欒就不一樣。

裴欒最喜歡看到的就是自己這個名義上的母親臉色大變的模樣,隻有這樣,才能夠接一下裴母那虛偽的偽裝。

所以在聽到阮舒的這一番話,裴欒立刻撲哧笑出了聲。

這一聲笑聲,瞬間讓在場人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到了裴欒的身上。

而裴欒像是根本就冇有看到一般,嘴角帶著笑容,衝著阮舒開口說道。

“早就跟你說過了,並不是所有人都長了眼睛,同樣的也並不是所有人都長了腦子!這樣的話,跟人說有用,跟有些不是人的說,恐怕就冇有太大的用處了!”

阮舒眼中閃過一抹笑意,不得不說,再來罵人不吐臟字的這個事情上,還是裴欒更勝一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