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說在聽到阮舒的那番話的時候,裴母的臉色是微微難看的話。

那麼此時此刻,裴母臉上的神色已經不能單純的用難看兩個字來形容了。

周圍人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刀子一樣,就這麼直接地戳在了裴母的臉上。

如果不是最後一絲理智還存在的話,裴母恐怕要立刻打破自己這幅貴婦人的形象了。

“閉嘴!你怎麼跟你媽說話呢?這就是你的教養嗎?”

向這邊走來的裴父正好聽到了裴欒最後一句話。

看到裴母此時臉色很是難看的模樣,裴父立刻開口嗬斥道。

裴欒抬眼睛飄飄的看了一眼裴父,原本帶著笑容的臉色,此時也歸於了平靜。

“裴伯父,不用那麼生氣,裴欒也不是在針對誰,隻是有感而發而已!倒也不必要這樣的緊張!”

阮舒上前了兩步,有意將裴欒擋在自己的身後。

儘管因為兩人的身高差,這樣的想法是根本無法實現的,但是裴欒眼底還是浮現了一抹暖色。

這樣的一幕在過往其實發生過很多次。

也許阮舒已經習慣性的每次麵對這樣的事情,總是願意將裴欒拉到自己的身後,但是對裴欒而言卻是一次又一次記憶的加深。

麵對阮舒,裴父還是將自己的脾氣收斂了一些。

倒不是因為阮舒的原因,而是看在阮舒身後阮家的原因。

裴家之所以現在還不錯的原因,就是因為大家看在阮家的麵子上,畢竟裴欒一直都是跟在老大身後做事情的。

所以大家也就理所當然的把裴家跟阮家看成了,是一條船上的人。

裴父雖然在自己的私人生活上有些昏庸,但是在大事上還是十分的能夠拎得清。

“裴伯父,我還有事情要跟裴欒單獨談談,就不在這陪你們了!”

阮舒說完便伸手拉過了裴欒的胳膊,兩人就這麼徑直的離開了。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周圍的客人們也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這兩個人究竟是什麼情況?不是說阮舒現在跟她的前夫在一起嗎?怎麼又跟裴欒牽扯上了?”

“還以為這兩個人已經鬨掰了呢,如今看來似乎並不像傳言中的那個樣子一樣!”

“倒是冇有想到裴欒這個花花大少爺竟然就真的一頭栽到了阮舒的身上,這倒是讓人覺得有些出奇!”

“冇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是真的!”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傳到了裴母跟裴父的耳朵裡。

裴父倒是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但是裴母就不一樣了。

一想到自己剛纔在這麼多人的麵前,丟了那麼大的一個年,裴母就根本無法控製自己臉上的表情。

雖然裴母之前一直都想要裴欒跟阮舒兩個人在一起。

畢竟那個時候裴母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跟陸景盛在一起,而讓兩個人能夠在一起的前提條件就是將阮舒這個不穩定因素給解決了。

但是如今裴母心中的想法略微有了些改變。

裴母倒是冇有想到,裴欒這個臭小子竟然對阮舒真的是一往情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