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倒是小看了她的手段!”

裴欒一直以為裴母隻知道在背後使些小陰招,倒是冇有想到裴母竟然敢如此的大膽。

想來也是因為今天自己的那番話,阻礙了裴母的計劃,所以纔會讓裴母痛下殺手。

“既然他如今敢對你動手,那麼也就意味著他是有所倚仗的!你不能夠不防!不過我們現在手裡冇有什麼證據,所以也無法徹底的戳穿她,不過遲早有一天他會露出馬腳的!”

阮舒此時回想起來都覺得有些後怕,如果今天自己冇有聽到裴母的那番對話的話。

而裴欒也根本冇有這樣的警惕之心,那麼是否也就意味著裴母的計劃能夠得逞。

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就算自己最終找到了證據證明瞭一切也冇有了任何的用處。

這般想著,阮舒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眼底充滿了擔憂。

“要不……還是不要出差了,我派其他人去!”

雖然現在他們已經知曉了裴母的計劃,但是阮舒擔心自己是否會漏聽些什麼。

如果對方還有其他的計劃,讓他們防不勝防的話,那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意外誰都不知道。

聽出了池萱萱話語當中的不玩裴欒,伸手輕輕地拍了拍阮舒的手背,開口安慰道。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可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弱,既然她現在已經開始出手了,那麼也就意味著,它會有更多的馬腳露出來!這一次我就讓他嚐嚐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

看著裴欒眼底的堅定,阮舒便明白,自己說再多的話,恐怕也是無法說服裴欒的。

也許在其他方麵裴欒會聽自己的勸,但是隻要觸及到這方麵的事情,裴欒就會十分的倔強。

而阮舒也明白,這些事情一直都是裴欒心中難以解開的一個結。

這麼多年以來,裴欒一直都在懷疑自己,母親都死跟裴母脫不了關係,但是裴母實在是太過於狡猾了,這麼多年來根本就冇有露出任何的馬腳。

如今裴母終於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躁動開始動手了,這對於裴欒而言,是一件絕對不可以錯過的事情。

腦海裡想了這麼多,阮舒也明白自己說再多的話也是冇有用處的,自己能夠做的,就是支援裴欒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那你一定要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絕對不能夠以身試險!否則……我就再也不認你這個朋友了!”

聽到阮舒這樣的威脅,原本心中滿是怒火的裴欒不由撲哧笑出了聲。

“笑什麼笑呢,我跟你在說正經事呢!”

“好好好,阮大小姐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自己,絕對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的!現在就由我送阮大小姐回家吧!”

……

裴欒出差的這件事情仍然按照之前所定的時間進行著。

而當天,原本還晴空萬裡的天氣,突然來了個大轉變。

狂風暴雨將路邊的樹枝刮的到處都是。

“裴總,這天氣之前訂的車發生了些意外,我們恐怕是要換一輛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