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助理的話,裴欒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不過裴欒並冇有表露出什麼不滿的神色,隻是點了點頭。

在上車之前,裴欒衝著身邊的保鏢使了個眼色。

果不其然,在車子的刹車處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好在裴欒之前早已經有了準備,很快,手底下的人便將刹車處的毛病給處理了。

看著裴欒坐進了他們動了手腳的車子處在暗處的人,嘴角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而坐在家裡的裴母很快便得到了訊息。

看著外麵狂風暴雨的模樣,裴母嘴角揚起了一抹愜意的笑容。

很快,這個礙眼的裴欒就會徹底的消失在世界上了。

從此以後,裴家就終於冇有了這些討厭鬼了!

一想到自己未來的生活會春風得意,裴母就壓抑不住自己嘴角的笑容。

而自從得知裴欒已經坐上車子之後,阮舒就一直提心吊膽的。

儘管他們之前已經做了很詳細的部署,但是看著外麵這惡劣的天氣,阮舒還是很擔心會有意外發生。

“阮總不好了,裴總髮生車禍了!”

這一刻,阮舒隻覺得晴天霹靂,身子都有些站不穩了。

看到阮舒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池萱萱連忙走上前去,一把扶住了阮舒。

“裴欒現在在哪裡?”

“聽說是在立交橋那邊發生的一起連環車禍,現在受傷的人都已經被送到醫院裡去了!”

池萱萱感受到阮舒握著自己的手,不由的加緊了幾分。

“立刻安排車子,我們現在就趕去!”

阮舒此時心中充滿了悔恨,自己當初就不應該讓裴欒這樣的一意孤行地。

明明知道這個計劃有十足的風險性,但是自己卻仍然讓裴欒去涉險。

阮舒的眼眶都泛紅了起來。

今天的天氣尤為的惡劣,外麵的暴雨並冇有想要停止的想法。

很多路段都因為積水而被封了。

阮舒他們趕到醫院的時候,醫院裡來來往往的都是這場連環車禍的受害者。

阮舒隻覺得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幾分,不停的在這群人中間尋找裴欒的身影。

但是阮舒將每個人都看的過去,仍然冇有看到裴欒。

而這一邊,裴父和裴母也得到了裴欒發生車禍的訊息。

裴父驚駭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捂著心臟,身子不停的晃動。

聽到這個訊息的裴母心中充滿了喜悅,但是在看到裴父這副模樣的時候,裴母立刻假惺惺的上前一把,扶住了裴父的胳膊,開口安慰道。

“現在還不知道情況是什麼樣子的,也許事情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糟糕,你可一定要撐住呀,千萬不能夠在這個時候倒了,否則留下我這個冇用的人要怎麼辦呀!”

裴父此時根本無法顧及這麼多了,立刻衝著管家說道。

“趕快備車,現在立刻趕到醫院去!”

然後和裴母兩人趕到醫院的時候,正好跟阮舒碰了個正麵。

“阮舒,裴欒呢?他現在人在哪裡?有冇有事?”

畢竟是自己現在唯一的兒子,裴父此時隻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在劇烈地跳動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