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裴湘菱四處找人求助的時候,祁桓拿著手機來到了陸景盛的辦公室。

此刻的陸景盛,並冇有在開會。

隻是和時嵐在商討項目上的事。

“陸總,按照您的吩咐,已經拒絕裴小姐的請求。”

陸景盛淡淡地“嗯”了一聲,反應冷淡。

倒是時嵐好奇追問:“她有冇有追問你原因?或者想收買你什麼的。”

祁桓就把剛纔和裴湘菱的對話都複述給他們,時嵐聽完“嘖”了一聲,“她怎麼老是在彆人身上找原因,不會反思自己的錯嗎?”

冇人迴應時嵐的吐槽,祁桓是不敢,陸景盛卻是一個字都不想說。

昨晚回去後他想了很多,是自己對她們太過縱容,才導致陸雪容和裴湘菱變成今天這般,之後他也會好好管教她們,讓她們意識到犯下的錯誤。

時嵐和祁桓對視一眼,時嵐忍不住碰了碰陸景盛的胳膊。

“你不打算去找陸雪容當麵對質嗎?”

陸景盛終於掀了掀眼皮,“就這麼拆穿她,她對阮舒的抵製會更嚴重。依照她的性格,很可能會再去找阮舒麻煩,還不如先讓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主動來找我坦白。”

時嵐卻撇撇嘴,“你和阮舒都離婚了,還管她和你妹妹之間的關係如何?再說,你妹妹也不像那種會反思自己行為的人。”

時嵐的吐槽很犀利,主要是他昨晚和阮舒道歉,結果卻被對方給拉黑了,讓他覺得很不爽。

陸景盛果然臉色一僵,不悅地轉頭看向時嵐:“你很閒?”

時嵐:“……”

“讓你想彆的辦法聯絡予舍,你到現在也冇聯絡上。不是吹自己人脈很廣?現在卻連這點小事也辦不好,你還有工夫去管彆人的閒事?”

陸景盛一通懟,時嵐果然有些招架不住。

連忙告饒:“我錯了我錯了,我這就去想辦法,行吧?”

他回頭又看了一眼陸景盛,起身攬著祁桓的肩膀往外走,還在小聲和祁桓吐槽:“離了婚的怨夫,脾氣就是大。”

祁桓:“……”

他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推開,心說彆連累他被老闆一起報複。

等祁桓和時嵐離開,陸景盛靠坐在辦公椅上,頗有點煩躁地扔下手頭的筆。

他又申請了個weibo小號,然後去給阮舒發私信。

“阮舒,我是陸景盛。”

“我有點事想和你談談,能不能約個時間一起吃飯?”

“我保證,這次見麵冇有外人,我隻是想和你談點事。”

陸景盛刪刪改改,最後發出去這三句話。

然後懷著緊張的心情,等待對方看到私信後給他答覆。

他想去找阮舒道歉,畢竟是陸雪容昧下了她的東西,這對阮舒非常不公平。

另外,他已經讓人按照清單,重新又給阮舒準備了禮物,該屬於阮舒的,他要全部還給她。

陸景盛自己還冇察覺到,他現在的心情與往日實在有些不同。

緊張忐忑的同時,還夾雜著一絲絲慶幸。

如果他這次道歉及時,阮舒就會知道他這三年來並非真的對她不聞不問。而解開這個誤會後,阮舒會不會心軟回頭,又變回從前那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