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張媽送走後的裴母,並冇預想當中舒服。這些年張媽跟在她身邊,為她做了很多事情,如今突然冇了這個左膀右臂,做什麼都覺得不順當。

尤其是,裴欒的查證比她想的更迅速。甚至已經觸碰到了當年的一些舊事,如果不是動手的人都處理掉了,她恐怕早就被髮現了。

隻是,裴欒的反撲讓她覺得蹊蹺。即便是他有所察覺,也不該這麼順利。

對於張媽的忠心,裴母是十分的相信的,而關於裴欒的這件事情,當初隻有自己跟張媽兩個人知道,根本不會被其他人聽到。

突然間,裴母腦海裡回想起了那天的場景。

那天自己跟張媽在房間裡談話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聲音,雖然後來證實是一隻貓。

但是此時回想起來,有些太巧合了。

這般想著,裴母立刻站起身開,走到了書房。

家裡的每個拐角都有監控,裴母仔仔細細的看著每一個監控畫麵,突然看到了阮舒。

這一刻,裴母什麼都明白了。

一定是阮舒聽到了自己跟張媽之間的對話,並且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裴欒,所以裴欒纔會有了防範之心。

這也就意味著如今事情發展到了這樣的一個局麵,全部都怪阮舒。

一想到就是因為阮舒的原因,纔會讓自己陷入這樣的境遇,裴母就恨不得讓阮舒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自己唯一的女兒就是因為阮舒的原因纔會被送到國外,如今能不能回來還是未知數。

而現在阮舒又開始礙自己的路了。

因為阮舒背後阮家的原因,裴母並冇有想要將事情做到那麼絕,畢竟如果這件事情被阮家得知的話,自己恐怕也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但是如今因阮舒的舉動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到了自己的利益,裴母顯然不會就這樣放任下去的。

而且在監控裡裴母同樣看到了另一幅畫麵,那就是自己在跟裴父談及將裴湘菱接回來的這件事情的時候,阮舒同樣在一旁偷聽。

她的手已經伸的太長了,已經讓裴母徹底的冇有了耐心。

“不過是阮家的乾女兒罷了,又不是阮家的親生女兒,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幾條命能夠讓你如此的蹦達!”

裴母眼中閃過一抹陰毒的光芒。

而這一邊,阮舒看著裴欒這一週調查出來的東西,神情十分的嚴肅。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伯母的死很有可能跟裴母有關係?”

裴欒點了點頭,眉眼間滿是痛楚。

一想到自己母親的死是因為裴母,而自己做兒子的卻無法為母親沉冤得雪,裴欒就覺得十分的愧疚。

看到裴欒這副模樣,阮舒也覺得心裡很不好受。

在阮舒的心目當中,裴欒的母親一直都是一副十分溫柔的模樣,年幼時,每當他們在院子裡玩鬨,她總是會在一旁微笑的看著他們。

就這樣一個溫柔如水的女人,竟然死在了陰謀詭計之中。

而現在這個凶手竟然能夠堂而皇之的享受著這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