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裴欒此時的心緒很難以平靜,阮舒轉身倒了一杯熱水放在了裴欒的麵前。

“喝杯水冷靜一下!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怒,但是我們還需要知道的一點就是,僅憑我們手上的這些東西根本不足以去徹底的擊敗她!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靜,冷靜的去尋找證據!”

裴欒將水杯牢牢的握在手中,雖然杯子裡的水是溫的,但是裴欒還是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看到裴欒這副模樣,阮舒眼中充滿了不忍,阮舒坐到裴欒的身邊,伸手緊緊的握住了裴欒的手。

“我知道你現在很想為伯母報仇,想要讓那些凶手付出應有的代價!但是,留給我們的機會並不多,所以我們必須得一擊即中,不能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否則會後患無窮的!”

手心傳來阮舒溫熱的體溫,這讓裴欒一直躁動不安的心,漸漸的平複了下來。

裴欒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抬頭看向了阮舒。

看著裴欒眼框微微泛紅的模樣,阮舒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裴欒伸手一把將阮舒拉進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著阮舒,就彷彿是在抱著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阮舒知道裴欒此時的情緒十分的崩潰,而自己能夠做的就是無聲的安慰她。

感受到他不堅強的情緒,阮舒的身體不由得微微僵住了。

阮舒伸手輕輕的拍打著裴欒的後背,心裡也覺得格外的酸楚。

她自己也是從小就失去了父母,從小到大身邊隻有阮霆這樣一個大哥的陪伴。

失去父母的痛楚,阮舒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明白。

而如今,這樣一個血淋淋的真相擺在裴欒的麵前,顯然讓裴欒一時之間無法接受。

阮舒隻見過裴欒在自己麵前哭過一次,那就是裴欒母親去世的那一天。

而這一次是第二次。

裴欒平複了很久,纔將自己的情緒平複了下來。

知道裴欒會介意,所以阮舒就像是冇有看到裴欒眼角的淚痕一般,開口說道。

“我聽說裴母將他身邊的那個女傭送到了鄉下,想必那個女傭一定是知道些什麼的!也許這能夠成為我們的突破口!”

聽到阮舒的話,裴欒眼底閃過一抹暗色。

在裴欒和阮霆的心目當中,阮舒仍然是那一個隻會跟在他們身後跑的小女孩。

所以每次發生事情的時候,裴欒跟阮霆兩人都理所應當地,想要將阮舒保護在他們的懷抱之中,不願意讓阮舒受到任何的傷害。

可是今天的這一件事情讓裴欒明白,阮舒早已經在他們冇有發覺的地方無聲無息的長大了。

如今的阮舒早已經成長為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麵的女強人了。

隻是他們想要保護她,不願意她去麵對世界的陰暗麵罷了。

“好,我會派人去調查那個女傭的!我也會好好的聽你的話,等到將所有的證據全部都收集完成,再給她致命一擊,不會給她任何翻身的餘地的!”

裴欒能在這樣的事情前,還將自己的話聽到耳朵裡,這是阮舒冇有想到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