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查清楚真相的,絕對不會讓伯母就這樣枉死的!”

這件事情說的簡單,其實做起來十分的難。

因為事情已經過去了很久了,而過往的那些人想要再次的聯絡起來,顯然並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不過裴欒和阮舒兩個人都冇有想要放棄的想法,隻要有一線的希望,兩人就一定會繼續地查下去。

“我知道,我知道,我現在就回去!”

剛將電話掛斷的阮舒,突然脖間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識。

阮霆在家裡等了又等,都冇有等到阮舒的影子,阮霆心中不由得湧起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而此時,一直跟在阮舒身後保護著的保鏢,急匆匆的趕了回來。

“阮總不好了,小姐不見了!”

阮霆噌的一聲站起身來,臉色冷如冰霜。

“什麼叫做不見了?我不是讓你們好好的跟在她身邊保護她嗎?你們究竟是乾什麼吃的,連人都保護不好!”

保鏢們低著頭,一個個都不敢吭聲。

對方的動作實在是太過於迅速了,根本冇有給他們留下任何的時間。

等他們急匆匆地趕到車庫的時候,地上就隻留下了阮舒的手機以及手提包,而阮舒的身影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立刻派人去找給我,將周圍的監控全部都調出來!”

阮霆之前就擔心有人會找阮舒的麻煩,所以將自己手底下的那些保鏢幾乎全部都派到了阮舒的身邊。

原本以為通過這樣的方式就能夠保護阮舒,冇有想到到頭來竟然還是給他人鑽了空子。

阮舒被綁架的事情很快便被裴欒跟陸景盛知曉了。

“怎麼回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小舒怎麼會突然的被人綁架了?究竟是誰乾的?”

裴欒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你身上的衣服都冇有穿好,顯然是剛得到訊息就連忙趕了過來。

阮霆此時臉上的神色十分的難看,聽到裴欒的話,阮霆根本冇有辦法回答些什麼。

因為他們現在並冇有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阮總,我們已經調查出了那輛車的方向了!”

這一頭保鏢突然很是驚喜的過來彙報。

瞬間裴欒跟阮霆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監控螢幕上。

螢幕上是一輛黑色的SUV,而這輛車就是綁架阮舒的那輛車。

而這一邊,陸景盛也立刻得到了訊息,要比阮霆他們來的更加的快。

在得到訊息後的陸景盛立刻就想要駕車趕到目的地,但是卻被攔住了。

“現在應該做的事情是報警,就算你現在趕過去也是冇有任何用處的,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你也會受到傷害!”白玲開口勸他。

陸景盛一把推開了白玲。

兩人這次的見麵也是十分的偶然的,而白玲此時也得知了阮舒被人綁架的事情。

雖然白玲心中感到十分的爽快,但是看到陸景盛臉上的神色,白玲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表露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否則此時的陸景盛恐怕會遷怒自己。

“給我滾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