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玲被陸景盛推了一個踉蹌,看著陸景盛匆忙離開的背影,白玲眼中閃過一抹狠毒。

“最好這次就徹底的死在外麵,否則到時候落到我的手上,我讓你生不如死!”

等到阮舒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在地下停車場了,看周圍的環境,應該是一個廢棄的倉庫。

阮舒的手腳都被人用膠帶緊緊的綁著,嘴裡也塞著一塊散發著異味的布。

倉庫裡冇有人,空蕩蕩的倉庫散發著一種讓人心慌的氣氛。

阮舒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完全不知道究竟是誰綁架了自己。

阮舒環顧四周,企圖找到一些工具能夠幫助自己脫困,但是周圍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就在這時,倉庫的門被打開了,刺眼的陽光直接照射了進來。

進來的是幾個長相很普通的男人。

看到這幾個人,阮舒下意識的就想要後退,但是背後的一堵牆卻阻礙了阮舒的行動。

“喲,醒了?”

中間那個顯然是這夥人的頭頭。

看到阮舒醒了過來中間的男人嘴角揚起了一抹陰險的笑容,向阮舒這靠近了兩步。

“唔……嗯……”

看到阮舒這般劇烈掙紮的模樣,麵前的幾個男人哈哈大笑,就彷彿是在看一個案板上掙紮的魚一樣。

中間的那個頭頭彎下腰,將阮舒嘴裡的布條給拽了出來。

“咳咳咳……”

突然吸入的空氣,讓阮舒開始一直咳嗽。

“你們究竟是誰?為什麼要綁架我?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是犯法的行為嗎?”

“我們是誰你就管不著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得罪了人!犯法?你覺得我們哥幾個是害怕這個的人嗎?”

他們隻知道隻要他們乾完這一票,他們就有一大筆錢,可以悠悠哉哉的過完下半生。

聽到麵前男人的這番話,阮舒眼中閃過一抹暗色,看來用法律來嚇唬他們,顯然是冇有任何的用處的。

麵前的幾個人根本冇有對於法律的畏懼之心,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阮舒的頭腦開始快速的轉動了起來,如今究竟是誰綁架了自己,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了,最重要的是如何在他們手上逃出去。

看著阮舒一副沉默不語的模樣,那幾個男人顯然也失去了興趣。

“看你長得這麼漂亮的份上,我就給你個選擇,是想怎麼死呢?”

看著男人手中拿著的匕首,阮舒的兩隻手緊緊握在一起,眼底閃過一抹畏懼。

周圍一直都冇有聲音,這個倉庫很可能是在郊區,開口求救也不會有人來救她。

而自己此時身邊冇有任何防身的武器,想要跟幾個大男人硬碰硬,顯然是不現實的。

“你背後的人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我可以加倍的給你!”

如今阮舒並不知道背後的人目的究竟是什麼,但是阮舒很清楚的一點就是麵前的這些男人顯然是拿錢辦事的人。

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有冇有用,但是此時此刻阮舒隻能夠儘可能的拖延時間,好拖到救援的人趕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