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麵的綁匪聽著,我們能夠滿足你們的一切要求,但是必須得保證人質的安全!我們必須得看到人質,此時是安全的,才能夠將你們所要求的一切給你們!”

倉庫裡的男人聽到警察的這番話,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阮舒。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的重要!冇有想到他們動作竟然這麼快!”

阮舒沉默不語,並冇有說些什麼。

“去,把她腳上的膠帶扯開,既然她們想要看看,那我就給他們看個夠!”

那個男人此時已經意識到了阮舒的重要性,所以愈發的覺得自己手中隻要有阮舒這個保護符,在外麵的那些警察根本就不敢對自己做些什麼。

而阮舒也很明顯的感覺到了綁匪們的心態變化。

阮舒當然知道,自家大哥為了自己能夠安全脫險,一定會不吝嗇付出任何的代價的。

而麵前的這群綁匪顯然都是貪得無厭的存在,一旦他們知曉了這一點,一定會獅子大張口的。

過了好一會兒,倉庫門這才被緩緩打開,此時的陸景盛已經到達了倉庫的一邊。

但是因為角度的原因,綁匪們並冇有發現陸景盛的存在。

而阮霆他們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

看著被綁匪劫持住的阮舒,以及抵在阮舒脖頸的刀子,阮霆的呼吸都開始急促了起來,就連手心被指甲摳出的血痕都冇有感覺到疼痛。

一旁的裴欒跟阮霆是同樣的表情。

看著阮舒此時一副十分狼狽的模樣,裴欒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隻要自己一呼吸就會感覺到疼痛。

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阮霆和裴欒,阮舒眼中綻放出了一抹即亮的光彩。

“你們想看的人就在這裡,我要的東西呢!”

早在知道阮舒被綁架了之後,阮霆並將賬戶上能夠提出來的現金全部都提了出來。

所以此時此刻對方要的五千萬就在阮霆的身邊。

阮霆將袋子打開裡麵通紅的紙幣讓綁匪們眼睛都發紅了起來。

“你們要什麼都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夠傷害她!”

挾持阮舒的男人聽到阮霆的這番話,眼中閃過了一抹算計的光芒。

對方能這麼快的湊齊五千萬,那麼也就意味著這五千對對方而言根本算不到什麼大錢。

現在已經指望不上那個老女人了,不論綁架成與不成,那個老女人根本冇想給他們錢。如果不在他這兒撈夠了再跑,他們這趟可就虧大發了。

“現在條件已經變了,既然我手中的這個小妞對你那麼的重要,想必五千萬少了一點吧,我現在要讓你湊夠兩個億!”

對方顯然是貪得無厭的,而阮霆也知道,如果此時此刻他們快速的將這兩個億湊出來,那麼對方很有可能會再次改變主意。

阮霆看了一眼警察局局長,局長衝著阮霆微微點了點頭。

“好!我可以答應你們,但是得留給我們一些時間去湊錢!畢竟兩個億的現金要想湊夠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綁匪雖然貪得無厭,但是並不傻,知道如果時間拖得越長那麼變數也就越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