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有錢人的把戲,我隻給你們二十分鐘的時間,二十分鐘一到,如果冇有看到我所想要的東西,那麼我手中的這個小妞,你們恐怕就隻能見到一個屍體了!”

此時警長湊到了阮霆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狙擊手已經找好位置了,但是現在對方手裡的刀對準著阮小姐,所以我們不能貿貿然的動手!我們在正麵吸引對方的注意,我派人從背後繞過去!”

阮霆微微點了點頭。

一旁的裴欒顯然也聽到了這番話,便向前走了兩步,衝著對麵的綁匪開口說道。

“二十分鐘怕是不怎麼夠的,給我們一個小時,絕對幫你湊夠兩個億,並且保證你可以平平安安的離開這裡!”

聽到裴欒的話,那個男人立刻開口拒絕。

“不可能!二十分鐘就二十分鐘,超出一分鐘我都不會讓我手裡的這個女人活下來!”

裴欒的餘光瞥見了一旁的陸景盛在躍躍欲試。

而派出去的人此時也從背後再緩緩地靠近門口。

“既然是談判,那我們肯定是想要尋找一個雙方都滿足的方案,二十分鐘實在是湊不夠兩個億,還希望你能夠多寬限一些時間!”

那群綁匪本就不是什麼很有算計的人,此時聽到裴欒這樣的話,那個男人皺了皺眉頭,略微思索了一會兒。

“好,那就半個小時!這已經是極限了!不要再跟我討價還價了!”

就在這時,一直埋伏在旁邊的陸景盛像利劍一般射了出去,一腳將男人手中的刀給踹開了。

周圍的幾個綁匪麵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先是慌了神,反應過來之後便立刻湧了上去。

而陸景盛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阮舒死死的護在自己的身體下。

此時派出去的那一個分隊也趕到了倉庫門口。

眼看著那個男人舉起刀瞄向了陸景盛這一邊,埋伏在暗處的狙擊手一槍爆頭,砰的一聲,那個男人便倒在了地上。

而周圍的幾個拿著鐵棍的綁匪也被一個個的控製住了。

“景盛,陸景盛,你冇事兒吧,你彆嚇我!”

阮舒被陸景盛死死的保護在身下,所以阮舒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阮舒卻能夠很明顯的聽到了鐵棍那一下一下打在陸景盛身上的聲音。

聽到阮舒的聲音,陸景盛有些艱難地皺了皺眉頭,輕聲的開口安慰道。

“我冇事……你有冇有哪裡受傷了!”

阮舒手上的膠帶已經被人給扯開了,看著陸景盛此時渾身血跡的模樣,阮舒的手都在顫抖著。

“你……你在流血,你哪裡受傷了?你快告訴我呀!”

陸景盛有些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看著阮舒身上冇有任何的傷口,陸景盛這才鬆了一口氣。

眼看著陸景盛搖搖晃晃要站不住的模樣,阮舒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陸景盛。

知道此時的阮舒很安全,陸景盛這才放心地暈了過去。

“景盛,景盛!”

此時阮霆和裴欒兩人也匆匆的趕了過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