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丟下這句話,裴欒看都冇有看臉色大變的裴父,掉頭便離開了。

大門被砰的一聲關了起來,裴父捂著自己的心臟,整個人被氣的渾身發抖。

裴母此時臉上也充滿了憤怒,同樣是一副被裴欒氣到的模樣。

“老裴啊,你現在知道了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好轉的,雖然我很想要將裴欒看成是我自己的親兒子對待,可是裴欒根本就不會給我這樣一個機會!在他的心目當中,我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裴母說著說著,淚水便溢滿了整個臉,語氣之中也充滿了委屈。

聽到裴母的這一番話,裴父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伸手輕輕地拍了拍裴母的手背。

“我知道這些年都委屈你了,但是你也知道我隻有這唯一的一個兒子,遲早有一天他會知道你的體貼善良的!”

裴父的話讓裴母眼裡閃過了一抹嘲諷的神色。

恐怕隻有裴父心裡有這樣的想法吧。

裴母知道,這些想法不過是裴父在自欺欺人罷了,自己跟裴欒之間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和好的可能。

兩人都恨不得讓對方可以立刻去死。

想到這兒,裴母又想到了自己之前那個冇有成功的計劃。

如果那個計劃成功了,此時此刻裴欒根本就不會再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的,那麼從今以後就再也冇有人跟自己做對了。

不過想到裴欒剛纔所說的那番話,裴母臉上的表情不由得也微微嚴肅了一些。

雖然說跟那群綁匪直接接觸的人並不是她自己,但是一旦讓對方抓到了什麼把柄的話,那麼自己想要逃脫恐怕也是十分的困難的。

看到裴母一副沉默不語的模樣,裴父這才後知後覺的覺得有一絲愧疚。

“之前你不是跟我說你看中了拍賣行上的那套珠寶嗎,到時候你就直接拍下來,走我的賬上!”

這是裴父慣用的哄人辦法,而裴母顯然也早已經習慣了。

她惺惺作態的歎氣,“我又不是為了那些珠寶,隻是覺得有些心寒,畢竟我是真心實意的對待裴欒,可是我跟裴欒之間的誤會太深了,而他也從來都不聽我解釋!這次竟然還冤枉我綁架小舒,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呢?你知道我的,我一直都想要讓小舒當我們的兒媳婦!”

聞此言,裴父拍了拍裴母的手背,語氣之中也充滿了惆悵。

“你也知道,裴欒對於小舒的心意,眼下小舒被人綁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恐怕他也是一時慌了神,所以纔會將矛頭指向你的,你就不要跟孩子一般計較了!”

對於裴父的這番話,裴母心中當然是充滿了不滿的,但是裴母也明白,話說到這個份上,自己也應該識趣的下台階。

否則一旦談崩了,對自己也是冇有太大的好處的。

這般想著,裴母臉上的表情漸漸地緩和了一些。

“這次就看在你的麵子上了,裴欒恐怕也是一時著急,所以纔會說出這些話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