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儘管如此,裴母也並冇有太大的轉變自己的語氣,語氣仍然是溫溫柔柔的,像是兩人之間根本冇有發生任何矛盾一樣。

“張媽,你這麼多年對我的照顧,我一直都感激在心,這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虧待你兒子一家的。

而且我會幫你找最好的律師,讓你儘可能的脫罪。就算結果真的不像我們所預想的那個樣子,但是我能夠保證你兒子一家從今以後都生活的十分的優渥!”

通過錢就能夠將事情辦妥,這在裴母看來是一件十分劃得來的事情。

而且每個月給張媽兒子的那些錢對於如今的裴母而言根本算不得什麼,不過是一筆小錢罷了。

通過這份小錢就能夠將張媽徹底的穩定下來,這樣的算盤,裴母心中早已經打得十分響了。

但是張媽這次卻並冇有那麼容易被糊弄過去。

張媽跟在裴母身邊這麼多年,也看了形形色色的東西,眼界也遠遠的超過了普通的女傭。

此時聽到裴母這般輕描淡寫的話,張媽就明白,裴母根本就冇有太多的真心對待自己。

既然如此,張媽覺得自己也就不用跟裴母多客氣些什麼了,因為她明白一旦自己被警察抓住,那麼自己下半輩子肯定就會在監獄裡度過了。

所以張媽便開始了,獅子大張口。

“夫人,我可以將這件事情全部都承擔下來,但是你必須得滿足我一個條件!”

裴母嘴角微微上揚,語氣輕柔。

“張媽你說,隻要我能夠辦得到的事情,我一定滿足你!”

在裴母看來,張媽不過隻是一個見識短淺的女傭罷了,就算提要求也不會有什麼太過分的要求的。

“我要你幫我兒子一家,全部都移民到國外,並且為我兒子一家成立一份基金,他們每個月都可以從這份基金當中領取到二十萬的現金!

而且你必須答應我要幫我,把我兒子在國外安排的妥妥的,不能夠讓他們受到任何的傷害!等到我在監獄裡的時候,我必須每個月都跟我兒子視頻一次,保證他們現在的生活是安安穩穩的!”

張媽此時的心情出奇的平靜,所以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也十分的有理有條。

而裴母的態度則不一樣了。

裴母原本以為就算張媽想要藉此機會來訛自己一比,那不過也是花些錢的事情罷了。

但是裴母完全冇有料到,張媽竟然將算盤撥得這麼響,這是準備徹底的榨乾自己啊。

“你這樣的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一些呢?我可以將你兒子一家人都移民到國外,但是至於你所說的基金,我怕是不能夠答應的!”

成立一個基金並不是表麵上那麼簡單,這其中要花費大量的人力和財力。

裴母倒是冇有想到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傭竟然還知道這麼一回事。

而這一次,張媽卻十分的堅定,並冇有想要退讓的想法,“必須按我說的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