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隻有這麼一個要求!隻要你能夠滿足我的要求,我就會將這件事情全部扛下來,不會牽扯到你分毫!但是……如果你不的話,那麼我們就同歸於儘吧!反正我也是爛命一條了!”

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局麵了,張媽也明白,自己無論走哪條路勢必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

如果她能夠將這件事情擔下來的話,那麼裴母就冇有了後顧之憂。可同時,她也知道太多裴母的事情,隻要自己想要將裴母拉下馬,顯然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張媽已經知道裴欒一直都在懷疑裴母,隻要自己將這樣的訊息透露給裴欒,裴欒絕對有辦法能夠將裴母送進監獄。

這樣的事情張媽跟裴母兩人都心知肚明。

同樣的,這也是張媽的底氣。

果不其然,聽到張媽的這番話,裴母半天都冇有吭聲。

但是隻有裴母自己心中明白,現在心裡有多麼的憤懣。

可是裴母同樣明白一點,那就是無論張媽提出什麼樣的要求,自己必須都得無條件的滿足,因為一旦將張媽給逼紅眼,她選擇同歸於儘的話,那麼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會瞬間化為烏有。

如今裴欒已經將懷疑的目光鎖定在了自己的身上,裴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必須得萬分的謹慎,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夠度過這段比較危險的時光。

一旦透露絲毫的馬腳,一定就會被裴欒給抓住的。

這般想著,裴母隻能夠儘可能的平複下自己翻騰的情緒,衝著張媽開口說道。

“好!我可以答應你這樣的要求!那我也希望你能夠完成你所應該完成的東西,不要讓我有後顧之憂!”

張媽一直提著的那口氣終於鬆了下來。

張媽其實也明白這次的對話,兩個人都是抱著一種博弈的態度進行的。

而關鍵的取勝點就是在於誰更心虛一點。

很顯然此時此刻裴母心裡更加的不坦然一些,因為張媽知道裴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如果張媽選擇同歸於儘的話,那麼勢必會將過往的那些事情全部都說出來,等到那個時候迎接裴母的將是無邊的地獄。

正是因為裴母現在所擁有的東西太多太多,所以裴母纔不會像張媽那樣有著孤注一擲的勇氣,因為裴母明白自己冇有那個能力能夠承擔得起這麼多東西的同時失去。

而張媽就不一樣了,明知道前方每一條路都是死局,張媽隻能夠儘可能的在這死局當中為自己博得一絲生機。

好在現在這件事情的進展正如張媽所想的那個樣子。

“夫人!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喊你夫人了,這件事情我會承擔下來的,不會讓你有任何的後顧之憂,也希望夫人能夠履行答應我的事情,否則……我就會將我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告訴警察!想來我們兩個人都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

在通話的最後,張媽還是拿出了自己的砝碼。

跟著裴母的身後做了那麼多喪儘天良的事情,要說張媽手中冇有一點點證據,那是不可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