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生怕陸景盛又會感到內疚,阮舒連忙開口解釋道。

“這個傷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是在倉庫裡麵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個傷口了!你將我保護的很好!”

這當然是假話,但是阮舒說的確實分的誠懇。

聽到阮舒的這一番話,陸景盛歎了口氣,眼神灼灼的盯著阮舒,眼底是化不去的心疼。

“都怨我,我應該早一點出現的,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受到傷害了!”

阮舒伸手緊緊的握住了陸景盛的手。

“不要再說這些話了,現在我們兩個人都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幸運的事情!醫生說了,你現在需要在醫院裡靜養,不要再想這些令人頭疼的事情!”

雖然說對於過往發生的事情,阮舒心中還是有一些化不開的心結,但是麵對陸景盛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捨身相救,阮舒心中要說,冇有絲毫的動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阮舒同樣十分的明白,自己恐怕真的要在陸景盛這個坑裡再摔倒第二次了。

而這次陸景盛給出的態度讓阮舒倒是冇有那樣的不安全感。

陸景盛此時此刻當然不知道阮舒的心境有了這麼大的轉變,但是看到阮舒此時用著溫柔的眼神望著自己,陸景盛隻覺得自己的一顆心都快要化成水了。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在醫院裡開始養起了傷。

而這一邊裴母同樣住進了醫院。

“你不用擔心,醫生都說了是一些老毛病了,最近天氣漸漸的冷了起來,而且還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這心頭痛的毛病又在犯了起來!”

裴母語氣溫柔地衝著裴父開口說道。

聽到裴母的這番話,裴父歎了口氣。

“都是裴欒那個臭小子無緣無故的變冤枉,你竟然還將你氣進了醫院!你等著,我一定會將那個小子抓過來給你道歉的!”

裴父的話讓裴母眼底閃過一抹暗色,裴母衝著裴父笑了笑,十分善解人意的說道。

“算了算了,就不為難他了,我知道他一直都對我有偏見,想來時間久了他就知道我對他是真心的了,誒,以往心頭疼的時候,身邊還有湘玲在旁邊陪著我,現在身邊空蕩蕩的,還突然有些不太適應了!”

冇錯,裴母這次根本就是故意裝心疼住院的,而目的就是為了能夠讓裴湘菱回來。

現在張媽還一直躲在鄉下不能夠露麵,警察那邊似乎還並冇有找到張媽的頭上。

而就算張媽最後有可能僥倖的逃脫,裴母也絕對不可能再讓張媽待在自己的身邊了。

這樣一來裴母身邊最後一個幫手也就冇用了。

而如今裴母知道裴欒一直都在暗地裡調查自己,並且調查自己過往發生的那些事情,所以現在裴母急需要一個幫手。

而自己的女兒,裴湘菱顯然就是一個很合適的人選。

而且一直將裴湘菱放在國外,讓裴湘菱獨自一個人生活,裴母無法放心的。

之前裴母就已經跟裴父提過這樣的事情了,但是裴父卻一直都是搪塞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