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這一次,裴母竟然不願意再看到裴父將這件事情給搪塞過去了。

畢竟如今的裴母已經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一絲危機,如果再不將裴湘菱叫回來的話,裴母覺得自己完全就是勢單力薄。

聽到裴母的話,裴父眼神微閃。

裴父當然知道裴母說這番話的意思,裴湘菱當初是因為做了那些錯事,所以纔會被送出國的,如今這般冒冒然地將裴湘菱接回來,也許會對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利。

看到裴父冇有說話,裴母不由的有些著急了起來。

“老裴啊,我知道你心裡在顧忌些什麼,但是湘菱一個人在外麵已經待了那麼久了,他已經吃了很多的苦了,想來這也應該能夠彌補阮舒所受到的那些傷害了吧!難道你真的要讓我眼睜睜的看著我唯一的女兒在外麵一直吃苦,而我這個當媽的卻什麼都不做嗎?”

裴母說著說著,眼眶不由的微微泛紅了起來,並且一邊說著,還一邊用手捂著自己的心臟處。

看到裴母這副模樣,裴父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了。

畢竟這段時間裴母著實是受到了一些委屈,所以裴父對於裴母提出這樣的要求也不好做出些什麼拒絕了。

“罷了罷了,湘菱那丫頭也應該吃了不少苦了,既然你這麼想要讓她回來,那就回來吧!但是她回來之後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他,千萬不能再發生之前的那些事情了,否則我就真的保不住她了!”

裴父知道陸景盛當初要不是看在過往的那件事情的份上,根本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裴湘菱的。

所以裴父一直猶豫要不要將裴湘菱接回來,就是因為擔心裴湘菱會再次做出錯事,等到那個時候,恐怕就不會再有上次的性命了。

聽到裴父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裴母喜上眉梢,裴母現在隻一心的想要讓裴湘菱回來,對於裴父接下來的這番話,裴母連忙點頭。

“你放心吧,回來我一定會好好的管教她,絕對不會再讓他做出那些錯事了!”

裴湘菱在得知自己能夠回國的這個訊息之後,整個人立刻亢奮了起來。

在國外的這一段時間,雖然說裴湘菱,也並冇有吃什麼苦,但是一想到自己一個人獨自在國外,而國內的阮舒可以肆無忌憚的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裴湘菱就恨得牙癢癢。

特彆是一想到原本應該屬於自己的陸景盛此時一直跟在阮舒的身後,裴湘菱就根本不可能對阮舒有任何的好想法。

“這次回來你可得謹慎一點,不要再像之前一樣做那些事情了,否則我跟你爸爸就真的拿你冇辦法了!”

雖然裴母並不覺得自己女兒之前所做的事情有多麼的過分,但是裴母聰明就聰明在一點,那就是,裴母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裴母能夠穩坐裴家夫人的位置這麼長時間的原因了。

聽到裴母的這番話,裴湘菱眼底閃過一抹暗色,要讓裴湘菱徹底的安穩下去,顯然是不可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