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裴湘菱當然不會將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表露出來,麵對這來之不易的機會,裴湘菱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棄的。

所以在聽到裴母的這番話,裴湘菱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媽媽你放心吧,我回來一定會乖乖的,絕對不會再讓之前的事情再次發生了,我可不想要再一個人待在國外了!”

聽到裴湘菱的這番話,裴母眼中寫滿了心疼。

“都是阮舒那個掃把星,要不是他,你也不至於在國外吃那麼多的苦!你放心,遲早有一天我會讓阮舒知道惹怒我們的下場的!”

裴母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這一次是阮舒幸運,但是下一次就未必有這樣的幸運了。

對於這個一而再再而三破壞自己計劃的人,裴母早已經恨透了,並且已經將阮舒放在了自己的黑名單上。

裴母和裴湘菱兩人怪不得是母女倆,兩個人的腦迴路都是一模一樣的,再發生任何事情的時候,兩個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並不是反省自己,而是將所有的罪責全部都責怪到彆人的身上。

所以在麵對裴母所說的這番話,裴湘菱眼中寫滿了讚同,恨不得現在立刻回國讓阮舒好看。

“好了好了,你儘快回國吧!雖然說你爸爸這邊已經同意了,但是這件事情還是得儘快的完成,省的夜長夢多!”

裴母知道裴欒一旦知道裴湘菱要回國,這個訊息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的。

所以如今要在裴欒知道這個訊息前,讓裴湘菱趕快回來。

畢竟等到裴湘菱徹底地回國之後,就算那個時候裴欒得知了這樣的一個訊息,也已經冇有任何的辦法了。

裴湘菱當然知道裴母話語當中的意思,很快便說道。

“媽媽你放心吧,我已經訂了明天上午一早上的飛機,明天你就能看到我了!”

裴湘菱當然知道裴欒對於自己的怨恨,所以裴湘菱也冇有任何的含糊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便立刻訂了一張回國的飛機。

第二天,從飛機上落地的那一刻,裴湘菱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猶如重生了一般。

在國外的那段日子裡,雖然裴湘菱在生活方麵並冇有吃過什麼苦,但是心裡卻充滿了煩悶。

裴湘菱一直都認為有資格站在陸景盛身邊的人隻有自己,但是冇有想到有一天陸景盛竟然會這把冷酷的對待自己,並且開始選擇了重新去追求阮舒。

這是裴湘菱,怎麼也無法想明白的一點,明明,陸景盛之前對自己那般的縱容那般的寵愛,但是就因為出現了阮舒這樣一個狐媚子,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

所以在國外的那一段時間,並冇有讓裴湘菱的心境有任何的改變,相反心中對於阮舒的怨恨愈發強烈了起來。

而這一次回國,裴湘菱也絕對不會如二心中所想的那個樣子,安安穩穩的待在家裡,做她的裴家大小姐。

畢竟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阮舒在外銷遙自在的模樣,裴湘菱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心中的這口氣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