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裴湘菱此時也漸漸的將這個訊息給消化了。

對於裴母所說的話,裴湘菱當然是表示十分的認同的。

畢竟裴湘菱早早的就已經將阮舒看成了是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之所以一直冇有采取行動,就是因為如今的阮舒身邊有太多人,多保護讓裴湘菱根本無從下手。

而之前裴母也並不讚同裴湘菱那樣過火的行為。

但是此時此刻得知裴母心中所想的念頭,裴湘菱的心思又開始活泛了起來。

“放心吧,媽媽,如今我已經回來了,我絕對不會再看到阮舒那般的逍遙自在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從雙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相同的對於阮舒的痛恨。

而如今的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並不知道裴湘菱已經回國了。

看著坐在自己病房裡的裴欒,阮舒挑了挑眉頭。

“你現在怎麼還有心思待在我這兒,難道你現在不是應該最忙的時候嗎?”

其實阮舒腦袋上的傷口,醫生看了病冇有什麼大礙,完全是可以回家休養的。

但是因為陸景盛身上的傷比較嚴重,所以還需要在醫院裡住一段時間。

而如今的阮舒心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根本不會放心陸景盛獨自一個人在醫院裡呆著的。

所以阮舒便仍然住在醫院裡。

聽到阮舒的話,裴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這個公司的一把手都這麼逍遙的在醫院裡呆著,那我這個副總更加冇有事情可做了呀!”

阮舒如今腦袋上的紗布已經被去了,裴欒終於覺得冇有那麼礙眼了。

一看到阮舒頭上的紗布,裴欒就恨不得將裴母碎屍萬段。

但是如今因為他們手中冇有關於裴母犯罪的證據,所以很多事情都被限製住了。

靠在床上的阮舒,聽到裴欒的這番話,很是不優雅地翻了個白眼。

“你彆跟我裝傻,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現在裴慶在外到處散佈謠言,說你已經跟你們家老頭子徹底的鬨翻了,裴家的事情從此以後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在背後使壞,不去做些什麼嗎?”

這些流言蜚語連一直在醫院裡的阮舒都已經聽說了,阮舒覺得自己都不用多想,也知道如今這些話恐怕早已經傳遍了整個圈子。

而裴欒在聽到阮舒的這番話之後,神情變得愈發的淡定,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

“他如今不過隻是個跳梁小醜罷了,隻會在背地裡做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不用在意!”

看到裴欒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阮舒挑了挑眉頭。

“有的時候可不能小瞧了這些陰溝裡的害蟲,畢竟他們很有可能會在你關鍵的時候咬你一口!這是防不勝防的!”

雖然阮舒也覺得以裴慶的智商,根本不會對裴欒之後的行為造成任何的阻礙。

但是,如今站在裴欒對裡麵的人,可不光光隻有裴慶。

兩人對視了一眼,裴欒立刻便明白了阮舒話語當中的意思。

想起那個在背後使陰招的人,裴欒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冰冷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