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並冇有在阮舒的病房裡呆太久,畢竟正如阮舒所說的那樣,現在外麵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裴欒去處理。

如今看到阮舒的身體漸漸的好轉了,裴欒一直高高掛著的心也終於可以放下來了。

裴湘菱此時剛從病房裡出來,遠遠的便看到了裴欒。

心虛的裴湘菱下意識的便躲在了牆角,但是卻已經被裴欒給看到了。

裴欒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大跨步的向牆角走來。

“你怎麼回來了?”

裴欒一把將藏在拐角裡的裴湘菱給拽了出來,語氣冰冷。

眼見著自己藏不住了,裴湘菱顯然也破罐子破摔了,麵對裴欒這般的質問,裴湘菱很冇好氣的說道。

“是爸爸允許我回來的,而且我的家就在國內,我為什麼就不能夠回來!”

聞此言,裴欒抓著裴湘菱胳膊的手愈發加緊了幾分。

手腕傳來的疼痛,讓裴湘菱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你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裴湘菱開始劇烈的掙紮,但是男女的力氣差彆畢竟擺在那裡,裴湘菱的這點掙紮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我之前已經警告過你了,讓你好好的在國外呆著,否則,你就要為你過往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裴湘菱之前對阮舒所做出的那些事情,裴欒當然是忘不了的。

之前如果不是陸景盛一時心軟而讓裴父有了可趁之機的話,裴欒根本不會這麼輕易地看著裴湘菱去國外逍遙。

而如今裴湘菱竟然就這樣悄悄的回來了,這樣裴欒心中的憤怒簡直無法言表。

聽到裴欒的這番話,裴湘菱的火氣也上來了。

“我在國外都已經待了這麼長時間了,難道還不夠嗎?你們真的想要把我逼死不成!明明我纔是你的妹妹,為什麼一發生事情,你就站在阮舒那個賤女人那一邊,她究竟有什麼好的!”

裴欒反手就給了裴湘菱一巴掌,力度之大,差點把裴湘菱打翻在地上。

裴湘菱捂著自己紅腫的臉龐,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裴欒。

“你竟然敢打我?”

裴欒眉眼冷漠,像是看垃圾一樣看著裴湘菱。

裴欒從來都冇有將裴湘菱看成是自己的妹妹,如今在得知自己母親的死很有可能跟裴母有關係,所以裴欒更加不會給裴湘菱任何的好臉色看了。

“從今以後我再從你的嘴巴裡聽到任何一句關於小舒不好的話,那等待你的絕對就不僅僅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巴掌了!”

又是阮舒!

自己的每一次倒黴,最終的原因都是阮舒。

一想到這,裴湘菱一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眼底充滿了對於阮舒的怨恨。

“我不管你這次回來究竟是打了什麼算盤,但是我警告你,給我稍微注意一點,雖然那個老頭子能讓你悄無聲息的回來,那麼同樣的,我也可以讓你悄無聲息的回去,甚至悄無聲息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說到最後,裴欒的語氣當中帶上了一抹陰寒。

裴湘菱微微抬頭,看到裴欒眼角殘留的陰狠,身子不由的略微抖了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