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如今裴湘菱這樣挑撥離間的話,對阮舒而言已經根本算不得什麼了。

原本在看到阮舒臉上的神色有變化的時候,裴湘菱心中還覺得十分的痛快,畢竟自己的話再次影響到了阮舒的情緒。

但是裴湘菱完全冇有料到,阮舒這一次竟然這麼快的就做出了反擊。

看到裴湘菱眼神憤恨的盯著自己,阮舒隻覺得格外的可笑。

之前阮舒一直都覺得裴湘菱是自己最大的威脅,可是如今拋開過往的那些事情來看,阮舒隻覺得裴湘菱的每一個行為,每一句話都充滿著幼稚。

“如果你今天來就是想要跟我說這些事情的話,那你今天的目的應該也已經達成了,現在就請你立刻從我的麵前消失!”

如果不是裴湘菱這次主動找上門來的話,阮舒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想要再看到裴湘菱。

阮舒的話讓裴湘菱臉上的表情不斷地變化著,最終裴湘菱隻能跺了跺腳,轉身離開了病房。

聽到病房門被砰的一聲關了起來,阮舒嘴角微微上揚,眉眼中寫滿了不屑。

裴湘菱氣沖沖地回到了裴母的病房,看到裴湘菱這副模樣,裴母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怎麼了?這又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我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嗎?在外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你可是裴家的大小姐,被旁人看到你這副模樣可怎麼辦纔好?”

裴湘菱本來就因為裴欒和阮舒的事情而很是憤怒,此時又聽到自己母親在耳邊不停的嘮叨,裴湘菱的情緒顯然也有些繃不住了,抬手把桌上的東西掃翻在地。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嘮叨了!我哪還像什麼裴家的大小姐呀,誰都可以欺負我,誰都可以不把我放在眼中這大小姐愛誰當就誰當吧!”

看著被打翻在地上的水果,裴母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眼中充滿了不讚同的神色。

相比於裴母,裴湘菱顯然顯得稚嫩多了,裴母就算再生氣,也不會讓自己的情緒表露的這般的明顯。

不過看到自己女兒此時氣得滿臉通紅的模樣,裴母還是緩和下了自己的臉色,衝著裴湘菱開口說道。

“好了好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跟我說,媽媽在這裡呢,我難道還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彆人欺負不成?”

裴湘菱看了一眼,裴母回想起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裴湘菱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握在一起,將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訴了裴母。

聽到裴湘菱的話,裴母臉上的神色不由得也嚴肅了下來。

裴母原本並冇有想要這麼快的,就讓裴欒知道裴湘菱已經回來了,畢竟裴母這次之所以讓裴湘菱快速的回來,是因為想要找一個幫手。

如果自己能在裴欒還冇有察覺的情況下,就讓裴湘菱去做一些自己無法親自去做的事情,那麼很有可能就會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冇有想到竟然在醫院裡讓裴欒碰到了裴湘菱。

很顯然,這樣一來裴母之前打的算盤就全部的落空了。

“都讓你注意一點了,怎麼還是被他給碰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