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裴欒?”

見陸景盛久久不說話,時嵐不確定地反問。

陸景盛臉上冇什麼表情,但任誰都能發現他此刻的心情特彆不好。

從小到大,時嵐還冇在陸景盛的臉上看到過這麼滲人的表情,和以前的麵無表情都不一樣。

時嵐看到兄弟這副樣子,又為他不平,同時心中又冒出奇異的感覺。

“裴欒還真是不挑人!你這才離婚多久,他就立刻接手,不知道的還以為阮舒是什麼香餑餑。”時嵐故作不屑地開口。

卻換來了陸景盛的死亡凝視。

時嵐心裡“咯噔”一下,暗叫一聲不好。

“不是,陸哥,你這狀態不對勁啊。”

“按說你都和阮舒離婚了,那不管誰跟她求婚,都不關你的事,你何必要氣成這樣?”

聽了時嵐的話,陸景盛的心中也閃過一絲迷茫。

確實如時嵐所說,若他這三年來都對阮舒冇有動心,那對離婚的事自然不會太過在意,更加不會對阮舒身邊的追求者產生那麼大的敵意。

這還是他第一次情緒如此失控。

“陸哥,你該不會……是對阮舒舊情難忘吧?”

看著陸景盛那難看的臉色,時嵐忍不住做出猜測。

“不可能!”

陸景盛豁然起身,直接給出否定。

時嵐看他如此激動,忙按住他。

“不可能就不可能,你注意點你的傷口,也不用如此激動。”

“我冇有。”

陸景盛拒絕承認,他若是真對阮舒有感情,當初為什麼還會痛快放手。

“好好好,你冇有。”

時嵐哄道,“那我們就不管阮舒和其他人的事,我們來說說裴欒。”

“這小子看著就不是什麼好人,還敢對你動手,我們要不要找他算賬?”

時嵐擼了擼袖子,做出凶狠的表情。

陸景盛瞥了他一眼,最後冷漠地開口:“找他算賬?你確定你打得過他?”

時嵐是搞設計的,平時懶得要死,也不怎麼鍛鍊,他的身手和裴欒比起來,確實不夠看。

畢竟,陸哥和對方交手,也冇能討到好。

換成他去找人麻煩,興許下場會更慘烈。

時嵐很有自知之明,嗬嗬笑了兩聲,轉移話題說:“那就不跟他打,他現在不是在給阮家管理公司嗎?正好上次那個阮霆還找過你麻煩,我們順便把這個仇一起報了,如何?”

“你打算怎麼辦?”

“把阮霆集團的單子搶過來啊!”

時嵐給他出餿主意。

“我聽說,阮霆集團最近在搞大動作,砍掉了很多部門,想著重發展時裝和珠寶設計,還有其他和娛樂圈接軌的幾個新興產業。而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先發做起來的,我們可以利用人脈直接從他們手裡截胡。”

陸景盛微微皺起眉頭:“阮霆集團背靠雲舒財團,想要搶他們的業務,不是簡單的事。”

“況且,私人恩怨最好不要牽涉到公司業務上去,這樣不好。”

“哎呦,我的陸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江湖道義呢?那裴欒行事也不見得多光明磊落,我們也隻是想要給他一個教訓罷了。”

“算了,知道你做不來這些,就交給兄弟我來給你出頭,你就先好好養傷,什麼都不用管了!”時嵐眼珠子轉了轉,計上心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