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裴母還不知道裴父已經對過去發生的事情產生了懷疑,還在準備出院的事情。

“這次回家你就乖乖的在家裡待一段時間,不要出去闖禍了,畢竟你纔剛回來不久,如果又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恐怕又會惹你爸不高興!”

傭人在一旁收拾東西,裴母和裴湘菱兩人坐在沙發上,裴母還是很不放心的開口叮囑著。

裴母總覺得裴湘菱這次回來整個人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本安靜的性子,如今似乎也變得偏激了起來。

這讓裴母覺得裴湘菱的有些行為變得越來越不可控了。

好在此時裴湘菱的態度倒是比較的誠懇。

“媽媽你放心吧,我這次既然已經回國了,那就絕對不會再讓他們,有機會再把我趕出國去!我這次一定不會再亂來了,也不會去惹爸爸生氣的!”

看到裴湘菱這般乖巧的模樣,裴母這才欣慰地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裴湘菱的腦袋。

回到家正是吃飯的時候,坐在餐桌上,看到裴母臉上帶著滿滿的笑容,想到今天白天跟裴欒的那場對話,裴父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你今天在醫院裡碰到你哥了?”

裴父的話讓裴湘菱的動作不由得略微停頓了一會兒,隨即裴湘菱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我不是故意讓哥哥知道我回來的,隻是在醫院裡不小心碰到的,爸爸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到裴湘菱說著說著眼眶便泛紅了起來,裴父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伸手夾了一塊子菜,放到了裴湘菱的碗中。

“好了好了,我也冇說什麼,這麼大孩子了,怎麼還這麼容易說著說著就哭了呢!”

聽到裴父並不是想要追究些什麼的一樣,坐在一旁的裴母這才輕呼了一口氣。

裴母這次之所以將裴湘菱叫回來,就是因為想要讓自己多個幫手,所以裴母很不願意看到裴湘菱跟裴父之間的關係變得惡劣。

好在自己這個女兒冇有讓自己失望。

畢竟是自己寵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儘管裴父對於裴湘菱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也感到很是生氣,但是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了,如今看到裴湘菱這幅乖巧的模樣,裴父也漸漸地將過往的事情給丟到了腦後。

想到裴欒今天跟自己所說的話,裴父眼神微閃,狀似不經意間的開口說道。

“既然回來了,那也得做點正事了,我會在公司給你找個工作,你先練練手,至於陸景盛那一邊,你就不要再上趕著去了!難道我們裴家的大小姐還愁找不到個好人家嫁嗎?”

如今圈子裡的人都知道陸景盛一顆心全部的撲到了阮舒的身上,所以裴父不願意再看到裴湘菱像是著了魔一樣將所有的精神都放在陸景盛的身上。

聽到裴父的這番話,裴湘菱下意識的就想要拒絕,但是卻被一旁的裴母給按住了手。

裴母衝著裴湘菱輕輕的搖了搖頭,裴湘菱這纔不甘心的將自己即將脫口而出的拒絕給吞了回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