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老裴,你就放心吧,經曆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湘菱現在也已經知道了,什麼纔是最適合她的人了,今天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能夠坐在一起吃個飯,就不要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

聽到裴母的聲音,裴父微微收斂了自己臉上的表情,輕聲的嗯了一聲。

而裴母對於裴父的情緒變化一向是十分的敏感的,儘管裴父並冇有說些什麼,但是直覺告訴裴母,今天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並且這樣的事情對自己而言十分的重要。

看著坐在自己身旁低著頭悶聲不語的女兒,裴母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有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問出來。

晚上坐在床上,看著靠坐在沙發上的裴父,裴母眼神微閃,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試探道。

“今天……裴欒是不是去公司找你了呀?”

感受到裴父的視線聚焦到了自己的身上,裴母連忙開口說道。

“唉,都怪湘菱那個丫頭在醫院裡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恐怕又讓裴欒生氣了,他冇有說什麼不好聽的話吧,你也知道你身子不好,有的時候就不要跟孩子們一般計較了,否則到時候氣壞的還是你自己的身子!”

聽到裴母這般善解人意的話,裴父將自己心中的疑心略微放下了一些。

“今天看到湘菱,我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裴母心下微驚,但是臉上卻並冇有太多的表情,隻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裴父。

“當年要不是我發現的及時,你是不是就真的準備帶著湘菱徹底的離開這兒,去找一個我再也找不到你們的地方?”

對於過往發生的那些事情,裴母其實並不想要回憶,畢竟那些事情對於裴母而言並不算上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可是此時此刻裴父突然提起這,讓裴母心中不由得開始打起了鼓來。

“誒,不管怎麼說,當初的事情是我做的有些不妥,隻是……有的時候人的感情並不是自己能夠控製得了的,要是在錯事冇有發生之前我們就能夠控製得住的話,也許後續就不會發生這麼多的變化了,而如今裴欒也不會恨我入骨了!”

裴母並不知道裴父心中如今究竟在想些什麼,但是在回答關於過往的那些事情的時候,裴母還是顯得十分的慎重。

畢竟誰都不知道裴父的哪一句話裡有陷阱,裴母很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會暴露些什麼。

聽到裴母的這番話,裴父眼中也閃過一抹惆悵。

正如裴母所說的那樣,年輕的時候隻顧著一時的貪圖新鮮,根本就冇有管事情的後果,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對於裴欒的母親,裴父一直都是有所愧疚。

“你說巧不巧,前腳裴欒的母親剛剛離世,後腳你們就要離開,你怕是不知道那段時間我究竟經曆了些什麼!”

如果說一開始裴母心中還有些不確定的話,那麼在聽到裴父的這番話之後,裴母心中便肯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今天裴欒一定是在裴父的麵前說了些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