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對於裴父而言也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這也算得上是裴父這一輩子以來作出的最荒唐的事情了。

不過如今事情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所以裴父不願意再去追究。

而今天,這層遮羞布就被裴欒這麼直接了當的給拽了下來,這讓裴父根本冇有任何的辦法再去選擇逃避了。

但是如今想要在調查過往發生的事情,實屬是有些困難了,不過,在經過今天的這番交談之後,裴父也會漸漸的開始采取行動了。

一張床上,夫妻倆心中都有著自己的算盤,各懷鬼胎。

……

“你確定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阮舒最後還是有些不放心的開口詢問道。

聽到阮舒的話,陸景盛嘴角微微上揚,眼中是化不開的暖意。

“你剛纔不都已經聽醫生說了嗎?我現在身上的傷都已經好了,已經可以出院了!”

在一個星期之前,因為公司堆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阮舒也冇有這個辦法,繼續再在醫院裡去陪著陸景盛了,所以便早早地出了院。

而陸景盛此時此刻也要出院了。

但是陸景盛身上受到的傷比自己的傷要更加的嚴重,所以儘管聽了醫生的話,阮舒還是很不放心。

看到陸景盛手上的傷痕,阮舒眼神微閃,眼角泄露出了一絲心疼。

“都是我,如果不是為了救我的話,你也不會搞了一身的傷!”

對於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立刻做出了不讚同的反應。

“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要怪就怪那些綁匪們,而且我也是心甘情願這樣做的,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受傷嗎?那會比我自己受傷更讓我心痛百倍的!”

被陸景盛的這番話說的,臉微微有些發燙,阮舒有些不自在的乾咳了兩聲。

看到阮舒這副羞怯的模樣,陸景盛眼中溢滿的笑意。

出院之後的兩個人再也不能像之前住院的這段時間一樣天天膩在一起了。

兩個人手頭上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做,而且兩家公司合作的那個項目,如今也已經推進到了最後一步。

“阮總,這是明天釋出會的一些流程,你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嗎?”

當初是因為看了陸景盛給出的設計方案,阮舒才答應跟陸氏集團合作的。

雖然中途發生了大大小小的許多的事情,不過好在如今這個項目已經到了尾聲。

而兩家合作的品牌係列也已經有了定落。

“這一份流程方案跟陸總商量過了嗎?他們那邊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嗎!”

自從這次從醫院裡出院之後,池萱萱很明顯的感受到了阮舒和陸景盛兩人之間的感情變化。

所以此時此刻聽到陸景盛的名字,池萱萱眼中閃過一抹打趣的笑容,衝著阮舒開口說道。

“阮總你就放心吧,同樣的方案,陸總那邊也有一套,現在就需要你們兩個人同時定奪,看究竟有冇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