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讓麵前的記者失望的是,陸景盛也冇有說些什麼,說出的也不過是一些場麵話罷了。

記者們在想要瘋狂追問的時候,已經被一旁的保鏢給攔住了。

兩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到此時眼底帶著笑容的陸景盛,阮舒心中有著很多的想法想要說出來,但是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阮舒也知道如今自己跟陸景盛之間冇有任何的關係,所以很多事情阮舒不知道該以一種什麼樣的身份去詢問陸景盛。

雖然阮舒也不願意把自己的感情過多地曝光在鏡頭之下,但是陸景盛今日得對方無迴應的做法,還是讓阮舒心中略微有些小失落。

阮舒原本以為經過這一次的被綁架的事情之後,自己跟陸景盛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質的飛躍。

儘管兩人都冇有明確的說出這一點,但是阮舒相信雙方都是會有所感覺的。

可是陸景盛今日這樣的舉動,卻讓阮舒心中打起了鼓來,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會錯了意思。

察覺到阮舒的視線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陸景盛轉過頭來,略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還是腳又疼了?”

陸景盛說著就要蹲下身子來去看阮舒的腳後跟,但是卻被阮舒一把抓住了胳膊。

阮舒衝陸景盛使了個眼色,外麵還有很多的鏡頭,此時此刻就衝這兩個人。

如果陸景盛做出那樣的行為的話,恐怕立刻就會被鏡頭給捕捉。

但是很顯然陸景盛根本就不在意這一點,伸手輕輕地拍了拍阮舒的手,被蹲下身子來開始檢視著阮舒的腳後。

“都說了讓你不要穿高跟鞋,你看腳又磨紅了!”

陸景盛立刻伸手讓在一旁的助理拿過來一個平底鞋。

看到陸景盛拿出鞋的那一刻,阮舒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頭。

“你平時出門還會帶這個?”

“知道今天這個場合你一定是會穿高跟鞋的,而你每次穿高跟鞋,後腳跟都會磨得又紅又腫,今天這場釋出會的主角是你設計的作品,所以呢,我們也可以稍微的輕鬆一下,來吧,把高跟鞋換下來!”

陸景盛說著便彎下腰來,親自為阮舒穿上了平底的鞋。

而這一幕立刻被一旁的鏡頭給捕捉到了。

也讓早早的等在直播間的觀眾們開始甜的嗷嗷叫。

“天哪,這兩個人一定是在一起了,一定是!”

“果然是曾經做過夫妻的人,這兩個人的行為舉動,看起來也太老夫老妻了吧!”

“所以花嫁係列一定就是兩人的定情之物!我磕的CP終於在一起了!啊啊,阿啊,阿啊啊!”

“恭喜陸總抱得美人歸!怎麼辦?突然好嫉妒陸總,這樣又美又颯的姐姐,我也想擁有!”

“陸總可要好好的對待我們家姐姐呀,否則到時候就算來十個追妻火葬場,我們也是不能夠答應的!”

“這就是小說裡的愛情嗎!男帥女美簡直配的一臉呀!我又再次相信愛情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