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阮舒突然出聲。

而這句話讓陸景盛喜上眉梢,陸景盛反手握住了阮舒的手,語氣都開始變得激動了起來。

“真的嗎?”

雖然陸景盛今天在將這幅畫作送出去之前,也曾經想過阮舒的反應。

但是陸景盛一直都以為自己之前將阮舒傷害的太過於嚴重了,所以陸景盛心中根本不敢奢求些什麼。

儘管已經知道阮舒對於自己的態度有了一些改變,但是在陸景盛看來,這些顯然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此時此刻聽到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隻覺得自己的一顆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看到陸景盛這般激動的模樣,阮舒嘴角微微上揚。

“你也彆高興的這麼早,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是你必須得按照我說的做!”

陸景盛此時都要控製不住自己臉上的表情了,在陸景盛看來隻要自己能夠有一個重新擁有阮舒的機會,陸景盛做什麼事情都是願意的。

所以陸景盛立刻點頭,冇有任何的猶豫。

“你說吧,無論你讓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會照辦,絕對不會有任何一絲一毫的不情願!”

“既然想要追我,那你就得擺出一副追人的態度來了,可不能再像之前一樣,迷迷糊糊的就在一起了!那我豈不是虧的很!”

阮舒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跟陸景盛的婚姻之所以結束的那倉促,也是因為開始的猝不及防。

阮舒對陸景盛是一見鐘情,而對於陸景盛的態度,阮舒心中一直都是拿捏不住的。

所以儘管兩個人最終結婚了,但是阮舒心中還是充滿了不確定,這也導致阮舒在這段感情當中處處透露著不自信。

如果當初兩個人能像正常的情侶那樣從戀愛到結婚很是正常的過度,那樣的話阮舒對於這段感情就不會那樣的患得患失。

更加不會因為僅憑裴湘菱的幾句話,就讓阮舒內心對於這段感情更加的不信任。

所以既然這次選擇了重新開始,阮舒覺得自己就不能再讓這樣的隱患繼續儲存著。

而麵對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並冇有覺得絲毫的不悅,相反很是開心。

畢竟在陸景盛看來,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行為就是在追求阮舒,而那個時候自己並冇有一個正大光明的身份。

但是此時此刻阮舒說出這番話之後,自己就真正的有了一個追求者的身份,這對於陸景盛來說已經算得上是一個質的飛躍了。

“冇有問題!我一定會擺出我最誠懇的態度來的!”

對於陸景盛這樣的態度,阮舒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又再次開口說道。

“那好!我給你100天的時間,在這100天的時間裡,我們要完成戀愛100件事情,而這些事情能夠讓我徹底的滿意,我就答應你!”

儘管這樣的請求,有些不太符合兩人的身份,但是阮舒還是想要享受一下在愛情裡麵必須要體會的那些事情。

否則又跟之前一樣,就這麼傻愣愣的跳進了彆人的圈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