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媽媽你答應我的不是嗎?而且當初明明是你告訴我的,為了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就要不惜任何的代價!當初媽媽你不也是這樣做的嗎?”

裴母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裴湘菱的臉上。

裴湘菱捂著自己發痛的右臉,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裴母。

“你打我?”

裴母的右手都在隱隱的發抖,整個人都是一副十分生氣的模樣。

裴母完全冇有料到,有朝一日,自己會被自己的親生女兒這樣的質問。

“我看你現在完全是被鬼迷了心竅!如果我再從你的嘴裡聽到這樣的話,你就彆認我這個媽了!”

裴母丟下這句話,便轉頭上了樓。

偌大的客廳裡,隻剩下了裴湘菱獨自一個人。

裴湘菱一隻手捂著自己隱隱發痛的臉龐,另一隻手緊握成拳。

“好!現在所有人都在跟我作對!阮舒!你給我等著,我不會讓你這樣的逍遙自在的!”

裴湘菱現在顯然一副陷入執唸的模樣,一想到在那張照片上阮舒那個笑容,裴湘菱就覺得十分的礙眼。

原本裴湘菱還將希望寄托在自己的母親身上,但是這一巴掌徹底的打醒了裴湘菱。

裴湘菱明白,雖然裴母如今是準備對阮舒動手,但是裴母心中還會顧忌著很多的事情。

可是如今的裴湘菱顯然已經冇有了再等下去的耐心了。

成天看著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猶如一對神仙眷侶一樣頻繁地出現在網絡上。

裴湘菱的心一日比一日煎熬。

如果早知道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的話,裴湘菱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地出國的。

但是世上冇有後悔藥,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局麵,裴湘菱覺得如果自己再不采取措施的話,那麼一切就真的遲了。

這般想著,裴湘菱頭都不回的就這麼離開了家。

聽到大門被砰的一聲關了起來,坐在房間裡的裴母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其實在打完裴湘菱那一巴掌之後,裴母心中就已經覺得後悔了。

但是看到裴湘菱此時一副顯然瘋魔了的模樣,裴母覺得自己如果再不加以乾預的話,恐怕事情會變得更加的糟糕。

裴母完全不知道裴湘菱在國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能一個人的性情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麵對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的女兒,裴母此時開始在內心反思,自己如今將裴湘菱從國外接回來,究竟是否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畢竟裴母一開始是想要找一個幫手的,可是如今看來,裴湘菱的性情根本就不適合為自己去做那些事情。

而這一邊,裴湘菱已經來到了陸氏集團的公司門口。

抬頭看著高聳入雲的建築,裴湘菱眼中充滿了濃濃的野心。

裴湘菱對於陸景盛的確是有愛意,但是更多的卻是對於陸氏女主人的地位的覬覦。

畢竟,裴湘菱心裡明白,隻要自己成為了陸景盛的合法妻子,那麼陸氏集團的一切就屬於自己了。

這也是裴湘菱一直不願意放過陸景盛的最大的原因了。

走進公司,裴湘菱像往常一樣徑直向電梯走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