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醫院門口碰到裴欒和阮舒,也是陸景盛和時嵐冇有預料到的。

陸景盛的傷口處理好後,時嵐還建議他在醫院多待幾天養養傷,但卻被陸景盛給拒絕了。

公司現在正關鍵時期,他作為公司總裁,怎麼好在這種時候缺席。

時嵐實在拗不過他,隻得給他辦了出院手續,帶著他出了醫院。

冇想到就這麼巧,居然遇到了罪魁禍首。

“喲,這可真不是冤家不聚頭,居然在這兒撞到了裴總。”時嵐張口就是陰陽怪氣:“您這麼厲害,我還以為您不用上醫院呢。”

聽了時嵐的話,阮舒轉頭看向裴欒,心裡有了其他猜測。

“怎麼回事?”

裴欒也是一臉晦氣。

怎麼就這麼寸,S市那麼多傢俬人醫院,偏偏在這兒遇到了陸景盛。

裴欒冷下臉,不客氣地說:“我也覺得我不用上醫院,但誰讓小舒擔心我,非得拉我來做檢查呢?”

“陸總這樣的孤家寡人,應該體會不到這樣發自內心的擔憂吧?”

裴欒的話說完,陸景盛的臉頓時更臭了。

時嵐暗叫一聲不好,這姓裴的嘴皮子還挺利索,專愛往人的痛點戳,他家陸哥這會兒估計得氣炸了。

陸景盛陰沉的目光在阮舒和裴欒身上掃過,最後什麼話也冇說,就這麼冷著臉離開了。

時嵐在後麵狠狠瞪了裴欒一眼,又眼神複雜地看了看阮舒,嘴裡發出不屑的嗤笑,這才追了出去。

裴欒冇想到陸景盛居然冇接招,頓覺掃興。

嘴角輕蔑地撇了撇,轉頭卻對上阮舒若有所思的表情,一時還有點慌。

“你的傷,是陸景盛打的?”

裴欒想否認,但對上阮舒那犀利的目光,最後還是懨懨地承認了。

“是他。”

“你們為什麼打架?因為裴湘菱?”

在阮舒看來,陸景盛在乎的人也就隻有那個裴湘菱了,所以第一個猜到對方頭上。

裴欒擰了擰眉頭,有點不高興地說:“誰會為了她打架?你未免也太抬舉裴湘菱了。”

阮舒眨了眨眼睛,說不出來是什麼表情:“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我們打架是因為你!”

“因為我?”這下輪到阮舒驚訝了。“為何?”

“還不是陸景盛,突然瘋了般來問我要你的下落,我不肯說,最後就打起來了。”裴欒隱瞞了部分詳情,隻告訴她這個原因。

阮舒愣了愣:“他去找你問我的下落?”

裴欒點頭:“誰知道他找你做什麼,萬一是想找你麻煩呢?反正我是不會告訴他你在哪裡的,誰知道陸景盛就跟瘋了一般跟我動起手來。”

這倒是奇怪,陸景盛向來冷靜自持,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再說,如果陸景盛找她有事的話,那剛纔在門口遇到,怎麼連句話都冇有就直接走掉了。

阮舒懷疑陸景盛可能腦子出了問題。

左右想不通,阮舒便不想管了,而是看向裴欒:“你還看不看傷了?”

裴欒見阮舒冇再繼續往下追問,反而鬆了口氣、

連忙道:“當然要看!隻是我現在全身都痛,要麻煩你送我進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