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陸景盛這樣的語氣給鎮住了,裴湘菱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誰讓你派人跟蹤她的!”

陸景盛又再一次的開口質問道。

“我隻是想讓你認清她的真實麵目,不想你被她欺騙!”

看著陸景盛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裴湘菱下意識的選擇了後退。

“我看你是還冇有得到過教訓!如果你一直待在國外,那麼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我就當做一筆勾銷了,但是,如今你們既然不遵守當初約定好的事情,那麼我覺得,我當初的承諾也不必要執行了!”

陸景盛的語氣之中的危險讓裴湘菱後背隱隱有一絲髮涼。

看著麵前臉色極為難看的陸景盛,裴湘菱強撐著自己臉上的鎮定,略有些慌張的解釋道。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做了這麼多事情,都是因為不想要看到你被那個女人騙的團團轉!難道照片上的那個女人不是阮舒嗎?她揹著你跟那麼多男人都有交往,難道你都不生氣嗎!”

裴湘菱原本以為自己拿出這些照片之後,陸景盛對於阮舒的看法一定會有很大的轉變。

但是裴湘菱萬萬冇有想到,陸景盛看到這些照片的第一反應竟然是來責怪自己!

陸景盛之前之所以會那樣縱容裴湘菱的原因,是因為小明覺得自己對裴家有愧。

但是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陸景盛也明白了,自己對於裴湘菱的這些縱容到最後會轉變成對於阮舒的傷害。

而陸景盛之前之所以答應裴家將裴湘菱送出國的原因,也是因為陸景盛想讓裴湘菱永遠的呆在國外,不要再回來了。

但是如今看來,自己之前的心軟並冇有獲得相應的回報。

“我跟小舒之間的事情輪不到你來置喙!而關於你的事情,想必我需要跟裴總好好的談一談了!”

裴湘菱這次能夠回來,如果說這其中冇有裴父的運作的話,陸景盛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看著裴湘菱如今這般執拗的模樣,陸景盛便明白,自己跟裴湘菱說再多的話也是冇有任何的用處的,裴湘菱根本是聽不進去的。

聽到陸景盛這般絕情的話,裴湘菱再也控製不住自己臉上的表情了,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景盛。

“景盛哥哥,我做這麼多事情都是為了你呀!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我呢?你不能去找我爸爸,否則他會再將我送出國的,我再也不要去國外了!不可以!”

如果說陸景盛之前還因為裴家的事情對她心軟的話,那麼在裴湘菱做出了那麼多傷害阮舒的事情之後,陸景盛如今麵對裴湘菱時,心中再也冇有了任何的波瀾。

“祁恒,進來!將人帶出去!”

陸景盛已經徹底的喪失了所有的耐心,不想繼續再跟裴湘菱糾纏下去了。

在外的祁恒接到陸景盛電話的時候,時嵐也正在祁恒的旁邊。

陸景盛語氣當中的冰冷以及不耐煩都快要從手機裡溢位來了。

站在一旁的時嵐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不自在的移開了視線。

今天裴湘菱能夠來到陸景盛的辦公室,也是因為時嵐將裴湘菱帶了進來。

掛斷電話的祁恒,很是不滿的瞪了時嵐一眼。

“你明明知道陸總對裴湘菱是什麼態度,竟然還有膽子將裴湘菱帶進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