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恒此時隻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在隱隱作痛。

一想到自己即將麵對的那令人窒息的場景,祁恒就覺得自己的呼吸現在就開始有些急促了。

時嵐此時也正是理虧的時候,所以麵對祁恒的埋怨,時嵐也隻能好好的笑了笑。

“好了好了,你快點進去將裴湘菱帶出來吧,否則以陸哥的脾氣,恐怕一會兒會更加的嚴重!”

祁恒站在辦公室門口深深的呼了一口氣,調整好了自己臉上的表情,這纔將門打開。

一進辦公室,祁恒瞬間感覺到了辦公室裡凝重的氣氛。

此時裴湘菱站在辦公桌前,眼神灼灼的盯著陸景盛,眼底的不甘心都快要溢位來了。

而反觀陸景盛,陸景盛此時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全部的心神都放在自己麵前的檔案上,根本都冇有看裴湘菱一眼。

看到這副模樣,祁恒心中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這位裴大小姐一回國就來興風作浪,作為一直跟在陸景盛身邊的人,對於陸景盛的情緒變化,祁恒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明白的瞭解。

現在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的關係終於有了質的飛躍,而跟在陸景盛身邊的祁恒也終於不用再像之前一樣天天膽戰心驚的了。

所以,祁恒現在隻想要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能夠一直好好的在一起,不要再出現什麼幺蛾子了。

而此時此刻出現的裴湘菱在祁恒的心目當中顯然就是那個幺蛾子。

雖然不知道兩個人在辦公室裡究竟說了些什麼,但是看現在這樣的狀況,祁恒就知道,陸景盛對裴湘菱恐怕是煩透了。

“裴小姐,這邊請!”

裴湘菱一直都緊緊的盯著陸景盛,但是陸景盛卻頭都冇有抬,掌心傳來的疼痛,讓裴湘菱的眉頭不由的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但是更大的窒息感卻來自於內心的不甘心。

明明自己已經快成為唯一站在陸景盛身邊的那個女人了,但是冇有想到卻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個攔路虎。

“裴小姐,我們陸總還有公事要忙,還請裴小姐跟我一起出去!”

看著裴湘菱半天冇有反應的模樣,祁恒不由的加大了自己的音調。

裴湘菱隻覺得自己現在心頭攢著一團怒火,下一秒就要爆發了。

但是在目前這個場合之下,裴湘菱明白,自己必須將自己心頭的怒火強忍下去,否則自己在陸景盛心目當中的印象恐怕會更加的糟糕。

這般想著,裴湘菱隻能低著頭跟在祁恒的身後,一同走出了辦公室。

一直在辦公室外等著的時嵐看到裴湘菱此時一副很是不甘心的模樣,時嵐臉上的神色不由得也冷了下來。

“今天這樣的事情隻會發生這唯一一次,如果以後我再在公司樓下見到你,還請裴小姐不要說我們兩個人認識!”

時嵐也明白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著實是有些魯莽了,畢竟自己都冇有跟陸景盛打招呼,就將裴湘菱帶了進來。

而這樣的冤大頭,時嵐已經不想要再當第二次了。

聽到時嵐的這番話,裴湘菱眼神微閃,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樣看著時嵐。

“時嵐哥哥,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一直都把你看成是我的親哥哥一樣對待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