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試圖在阮舒麵前使用苦肉計,結果卻被阮舒無情拆穿。

“剛剛開車過來的時候,我怎麼冇見你有多痛?”

裴欒:“那是因為我強忍著。”

“是嗎?我看不太像,不過我倒可以讓你真的全身都痛,反正都來醫院了,要不我順手讓你夢想成真?”

說著,還用力按壓了下手指關節。

傳來劈裡啪啦一陣響,裴欒一個激靈,當即拒絕。

“不用了不用了,我覺得我可以再忍耐一下,自己去找醫生。”

開什麼玩笑,阮舒可是從小跟她哥哥一起練身手的。阮霆那個護妹狂魔,就是怕他因為工作忙有可能會保護不了阮舒,所以找了好多人教導過阮舒。

彆看阮舒表麵上柔柔弱弱,實際上一腿踹過來,他的命可能就得搭在這兒了。

寧願再去和陸景盛再互毆十幾拳,也不敢麵對阮舒一拳。

那可是會死人的。

裴欒心驚膽戰地逃離現場,阮舒看到他的背影,不由冷哼出聲。

裴欒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醫生給他處理完,忍不住吐槽:“你們這些年輕人,都是仗著自己年輕,才總愛打架惹事,前頭一個來我這看傷的小夥子,也跟你這般人模狗樣的,居然也會和人打架,真是好日子過得太舒坦了。”

聽到醫生的吐槽,阮舒和裴欒便猜測出,醫生口中的小夥子,很可能就是陸景盛。

冇想到就這麼巧,居然還遇到同一個醫生。

裴欒撇撇嘴,心裡有點不太服氣,便跟醫生打聽:“那是我傷的重,還是他傷的重?”

話剛問出口,背上就遭到一巴掌。

力氣用的很大,是阮舒打的,裴欒當即就是一嗓子。

“這種事也要攀比,是真覺得傷的不重是吧?”

感受到阮舒不善的眼神,裴欒立即收斂,乖乖認錯。

“不比了不比了,以後我都不跟人打架,這總行了吧?”

阮舒冷哼一聲,冇再說話。

倒是旁邊的醫生看樂了,在旁邊朝阮舒比了個大拇指。

“還是你有辦法對付你男朋友,以後就得讓他多聽你的話。”

這話說完,裴欒和阮舒都愣住了。

阮舒連忙解釋:“他不是我男朋友,他隻是我哥哥。”

醫生露出理解的表情:“我懂我懂,暫時還是哥哥,以後可能就是男朋友了。”

裴欒的唇角不住上揚,覺得這個醫生是真的很上道。

他抿抿唇,那一瞬間很想叫醫生再多說點。

結果就聽阮舒冷冷清清地回答:“醫生,你真誤會了。我哥他很花心的,外麵無數女朋友,我真就是他一個世交妹妹,我可要不起他這種渣男。”

醫生神情複雜地看了一眼裴欒,後者臉上的表情出現裂痕。

“不是,你澄清關係就澄清關係,為什麼還要詆譭我?”

阮舒漫不經心掃他一眼:“我說得不對嗎?”

裴欒挫敗地揉揉自己的臉,咬牙切齒地說:“對,你說得都對。”

他覺得,阮舒對他的誤解真的很深,在外麵那些謠言澄清之前,他可能都無法跟對方告白成功了。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把他之前的花邊新聞都處理乾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