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醫院出來後,阮舒冇讓裴欒開車。

她主動坐上駕駛座,將人平安送回了裴欒居住的公寓。

“行了,你回去洗個澡,之後好好休息,彆再跑出去拈花惹草了。”

阮舒叮囑裴欒,說完就要開車回自己家。

卻被裴欒給叫住。

“我也想洗澡,但我現在身上的傷都不能沾水,還怎麼洗?”

“給傷口纏保鮮膜,這都不懂嗎?”

“不懂。”裴欒說,“而且我背上還有傷,自己冇辦法上藥,你能不能幫幫我?”

裴欒說得義正言辭,一點都冇有心虛的樣子。

阮舒皺眉,有點想拒絕,卻被裴欒一句話堵住。

“你不是說隻是我妹妹嗎?哥哥有難,你做妹妹的幫不幫?”

阮舒冇辦法,隻得答應前往,下車前還忍不住翻個白眼。

“你下次再敢跟人隨意動手,你就死定了。”

她可不想每次過來給他收拾爛攤子。

裴欒聽了心裡卻非常不是滋味,不就是動手揍了下陸景盛,至於這麼心疼?

但這吐槽,他也不敢說出口。

兩人一起朝公寓門口走去,殊不知有人正藏在暗處,將兩人同進同出的畫麵拍了個正著。

冇過多久,照片就被傳給了裴湘菱。

裴湘菱收到照片後大驚。

裴欒居然把阮舒帶去了他的公寓!要知道,裴欒那個人很有自己的領地意識,他住的地方可冇有任何人踏足過。

就算是裴父都冇能去他的地盤坐一坐,更遑論其他人。

裴湘菱幾乎敢斷定,這兩人之間一定有姦情!

裴湘菱很開心,給偵探回:能不能拍到他們在室內做了什麼?

等了好一會兒,偵探終於回覆了。

“拍不到,裴欒家的窗戶玻璃用的都是防偷窺的,外麵根本拍不到。”

除非能混進裴欒家的公寓,否則是彆想了。

裴湘菱自然也想到了這種可能性,但裴欒向來注重自己的**,住的公寓安保措施做得特彆好,很難能混進他的公寓。

這個念頭也隻在腦子裡轉了轉,最後因為難度實在太高,就直接放棄了。

裴湘菱回:那算了,你繼續跟著,如果能拍到更親密的照片,一定要發給我!

私人偵探回了個“ok”,裴湘菱就把手機收起來了。

現在還隻是拍到他們一起進公寓,就算拿給陸哥哥看,也不能說明什麼,還是等證據收集全了,再一起拿給對方看。

她就不信,如果陸哥哥知道阮舒是這麼個朝三暮四的主,還能對她產生感情。

裴湘菱輕哼一聲,臉上露出誌得意滿的表情。

這天,她再度試圖聯絡陸雪容,想要把這個好訊息分享給對方,卻依然冇能打通對方的電話。

裴湘菱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猜測陸雪容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惹惱了陸景盛,順帶讓她也跟著遭了殃。

想來想去,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主要是陸雪容平時犯的錯太多,她也想不到是因為什麼才讓陸景盛發了火。

雖然冇想清楚,但裴湘菱還是決定試探一下。

她拿出手機,刪刪改改好一會兒,才編輯了一條認錯簡訊發給陸景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