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裴湘菱如今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要跟陸雪容保持聯絡。

因為裴湘菱知道現在自己隻有依靠陸雪容才能夠再次的進入陸家了。

陸雪容當然不知道裴湘菱心中打的這些小算盤,不過陸雪容能夠明顯的感受到裴湘菱這一段時間對自己變得更加的熱情。

“湘菱,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但是關於我大哥的事情,我實在是無能為力!你也知道我大哥現在對我意見很大,我這個當妹妹所說的話,他根本就不會聽的,所以……”

聽到陸雪容的話,裴湘菱眼中閃過一抹暗色,不過裴湘菱表麵上還是一副十分平和的模樣。

“我知道,我知道現在景盛哥哥跟阮舒兩人的關係十分的親密,根本冇有我任何插足的餘地!我也明白,我不應該插手他們兩個人中間,但是……我實在是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不過你放心,我來找你並不是為了景盛哥哥,隻是單純的為了你而已!”

裴湘菱眼底閃爍著真誠的光芒,讓陸雪容一時之間竟然有些晃了神。

“對了,我之前已經跟我媽說過了,那些保養品是你特地帶回來給她的,你不用擔心我媽媽對你的態度會有變化,所以以後想要找我,也不必要特地的約我到咖啡廳來!”

雖然陸雪容已經在陸母麵前,答應不再插手阮舒跟陸景盛的事情,但是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阮舒跟自家大哥這般甜甜蜜蜜的在一起,陸雪容顯然也是覺得心有不甘的。

所以,陸雪容也儘可能的在陸母的麵前,經常說一些關於裴湘菱的好話。

也許是因為裴湘菱之前做的事情太過於完美了一些,所以儘管裴湘菱做了一些錯事,但是時間一長,這些事情的影響,在陸母的心目當中也漸漸的淡化了。

而在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之後,裴湘菱嘴角微微上揚。

裴湘菱這段時間之所以頻繁的來找陸雪容,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從陸雪容的口中聽到這般類似的話。

如今這樣的機會終於來了。

“真的嗎?伯母冇有責怪我?你說的是真的嗎!”

看到裴湘菱這邊激動的模樣,陸雪容很是不在意的點了點頭。

“你就放心吧,以後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到我家來找我了!”

在這十天左右的時間裡,裴湘菱幾乎每天都會去找陸雪容。

如果說一開始陸雪容還有些興趣的話,但是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陸雪容也漸漸的喪失了原本的興趣。

這也是為什麼陸雪容說出這番話的原因了。

“好!那我明天就去拜訪伯母!這次從國外回來,我還冇有機會去看望伯母,這次終於有這麼一個機會了!對了,我國外的朋友又給我寄了一箱補品,正好可以帶上一起給伯母!”

裴湘菱已經想好了,偷偷摸摸的從陸家將東西偷出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用一物去換另一物,顯然就容易多了。

果不其然,對於裴湘菱的這番話,陸雪容心中冇有起任何的疑心,相反在心中還暗暗地讚歎裴湘菱著實是一個貼心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