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跟你說話,難道你耳聾了嗎!彆這麼一副裝模作樣的模樣,之前那樣毅然決然的跟景勝哥哥離開,那為什麼不做到底呢?現在又出爾反爾!這些都是你的計謀!真是個陰險的女人!”

麵對裴湘菱這般毫無理由的指責,阮舒噗嗤笑出了聲。

阮舒輕飄飄的看了一眼裴湘菱,彷彿是在看一個路邊的垃圾一般。

“你難道不覺得說出這些話很可笑嗎?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說出一些話呢?我當初跟景盛為什麼分開,想必你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吧,而如今……我不過是把原本屬於我的東西重新拿回來而已,你怎麼就惱羞成怒了呢?”

裴湘菱之所以說出這麼一些話,就是想要看到阮舒生氣,但是阮舒的臉色卻一直都十分的平靜,這讓裴湘菱覺得尤為的挫敗。

“你彆得意!你跟景勝哥哥遲早會分手的!你不可能重新成為陸家的少夫人!”

裴湘菱的語氣十分的篤定,似乎已經預料到了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

聽到裴湘菱的這番話,阮舒挑了挑眉頭。

“那我倒是拭目以待了!不過……未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但是現在,你需要從這裡離開!因為,你不過是一個外人,冇有資格待在這兒!”

阮舒當然可以選擇直接的對於裴湘菱動手,畢竟如今的她不再是那個無可無母的孤兒了,阮舒的身後有著整個阮家。

隻要阮舒有這個想法,阮霆和裴欒就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裴湘菱。

但是想和比任何人都明白,裴湘菱心底裡的想法。

也正是因為這樣,阮舒也更加的知道自己做些什麼,才能夠讓裴湘菱更加的憤怒。

果不其然,在聽到阮舒這番話之後,裴湘菱就像是被戳到了氣管子一樣,整個人都一副要暴走的模樣。

“你!你卑鄙無恥不要臉!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裴湘菱的兩隻手緊握成拳,似乎是想要衝上前去給阮舒一拳。

但是很顯然這樣的想法是根本無法實現的。

看到裴湘菱這麼一副經不起刺激的模樣,阮舒眼中閃過一抹無聊。

阮舒現在都覺得,自己過去實在是太過於軟弱了一些,竟然會被這樣一個人而氣的方寸大亂。

如今跳脫出過往的情景再來看裴湘菱,阮舒愈發覺得,這樣的一個人完全是不足為懼的。

在如今的阮舒看來,想要去解決裴湘菱,這樣的一個麻煩簡直是易如反掌。

也正是因為如此,麵對裴湘菱這副瘋狂的模樣,阮舒隻會覺得越來的越無聊,根本冇有任何的興趣。

所以,阮舒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裴湘菱,再也冇有多說些什麼,轉身便推門走進了病房。

隻留下裴湘菱一個人仿若呆雞一般站在原地。

麵對如今的阮舒,裴湘菱隻覺得自己的每一次反擊都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一樣,不僅冇有讓對方感到疼痛,相反,裴湘菱自己被氣得更加厲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