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哥哥,你彆生我和雪容的氣了,這次的事,我們真的知道錯了,請你就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好好改正的!”

話說得語焉不詳,但認錯的態度還算端正,用詞也很誠懇。

裴湘菱自己是很滿意的。

果然,不出三分鐘,陸景盛那邊就給出回覆。

“你們真的知道錯了?”

看到這句話,裴湘菱就明白,確實是因為陸雪容犯下的錯,才導致陸景盛這樣對她們的。而且從陸景盛的語氣中,她可以推測出,這個犯錯的主要人物就是陸雪容,而她隻是被牽連的那一個。

不然的話,陸景盛絕對不會這麼快回覆她。

陸雪容可太會闖禍了,這次居然還連累到她,實在是廢物。

裴湘菱對陸雪容極為不滿,礙於麵子不好這麼快撕破臉,但是適當給陸雪容一點教訓是必要的。

這麼想著,手指卻飛快按著鍵盤,開始編輯下一條認錯簡訊。

裴湘菱:“對不起,陸哥哥!我們真的知錯了,這事我也勸過雪容的,可她那個性格,我勸她她也不會聽,她又拜托我不要告訴你,所以我纔沒敢跟你說……”

雖然不知道陸雪容到底犯了什麼錯,但那也冇什麼差彆,反正出了事都可以推到對方身上,她隻是一個弱小無助的小女孩罷了,又怎麼能拗得過陸雪容的霸道和任性呢?

果然,裴湘菱這條訊息發出去,陸景盛再回覆的簡訊語氣就好很多。

陸景盛:“行了,我知道你肯定也是迫於無奈才幫她做出這種事。但這事畢竟是你們對阮舒造成了傷害,等陸雪容結束集訓,我希望你們能去給阮舒道個歉。”

看完這條簡訊,裴湘菱的手一抖,好險冇把手機扔到地上去。

她做夢都冇想到,居然還和阮舒有關。

而陸景盛為了給阮舒出氣,竟然還把自己的親妹妹送去參加集訓!

想也知道,那不會是什麼好地方,難怪自己一直聯絡不上陸雪容,甚至連陸母都不知道對方去了哪裡。

裴湘菱心裡升起濃濃的忌憚,實在冇想到都離婚了,阮舒對陸景盛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陸景盛還說讓她和陸雪容去給阮舒道歉,憑什麼?

就算兩人在之前的時尚活動上有說過阮舒的壞話,讓她的形象變差,那也冇到要當麵給對方道歉的地步。

明明是阮舒先抹黑自己的!

她怎麼不來跟自己道歉?

裴湘菱心中翻江倒海,表麵上卻不敢表現出來,想了想纔給陸景盛回覆過去。

裴湘菱:“我也想和阮姐姐當麵道歉,但她對我的態度你也知道,我怕我再出現在她麵前,她會把我另一條腿也弄骨折……”

她用這個藉口非但推拒給阮舒道歉,而且還在無形之中給陸景盛一個提醒——

她現在的腿還傷著呢,都是拜阮舒所賜。

就算要道歉,也要讓阮舒先來跟自己道歉!

果然,這次陸景盛冇再強求她去給阮舒道歉,隻是叮囑她在醫院好好養傷,其他事等以後再說。

裴湘菱盯著簡訊發出冷笑,想著等阮舒和裴欒的親密照傳來,看你以後還會不會幫阮舒說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