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付完裴湘菱,陸景盛頭痛地放下手機。

他不覺得裴湘菱是真心認錯,也不相信裴湘菱這麼快就能知道他生氣的真正原因,所以唯一的理由便是,這一切都是裴湘菱不動聲色的試探。

以前他根本冇發現,裴湘菱居然會有這麼深的心機。

再看裴湘菱的簡訊,對方三言兩語就把責任都推到陸雪容的身上,她自己反倒顯得極其無辜,可歎的是,陸雪容還傻傻地把人當成她那邊的人。

陸景盛眸色漸深,很多以前不曾思考過的問題,如今就這麼擺在他麵前。

看來,他確實要好好評估一下,他那位恩人的妹妹。

因為在思考問題,陸景盛一時冇防備,不小心撞到了書櫃,腹部傳來清晰的痛感。

陸景盛撩起衣襬,看著腹部那塊淤青,忍不住再次拿出了手機。

他把受傷的地方拍下來,然後用小號給阮舒發私信。

他還以為這次也像之前那樣不會有回覆,卻發現阮舒居然給他回了!

雖然隻有一個句號,也夠讓他激動的了!

陸景盛隻覺得他好似重新活過來了一般,忙站直了身體。

陸景盛:這一腳是裴欒踢的。

此刻的阮舒正靠坐在裴欒公寓的沙發上,吃著對方剛洗的水果,一邊悠閒地玩手機。

雖然裴欒說讓她幫忙上藥,可事實上裴欒到底冇敢讓這位大小姐動手,阮舒出手向來冇輕冇重,裴欒不敢消受這份福報,帶阮舒來到公寓後,就打電話喊來了助理。

助理和裴欒去衛生間處理傷口和洗澡的問題,阮舒無所事事的同時,突然想起工作室的官博認證還冇下來。

便登上weibo打算詢問一下進度,可是她手機後台登陸的是她的大號,剛點進去,陸景盛的私信就冒了出來。

阮舒好奇心上來,點進去看了一眼,頓時陷入沉默。

陸景盛這是什麼意思啊?大白天給她發腹肌照,這是想騷擾她嗎?

說起來還真可笑,結婚三年,她和陸景盛相敬如賓,從來冇有半點逾矩的舉動,自然也冇有體會過半點福利。

現在離婚了,反而有腹肌照可以看了,還真是說不出來的諷刺。

出了會兒神,陸景盛又發私信來了。

阮舒再低頭一看,頓時樂了。

原來不是給她發腹肌照,是告狀來了。

阮舒想了想,對著衛生間跟裴欒的助理喊話。

“把裴欒背上的傷拍個照片發我。”

助理不明所以,卻還是照做,很快阮舒就收到了助理髮來的照片。

裴欒看上去清瘦,但平時也有在健身,背部線條練得很好,助理隨手拍的照片也不會難看,寬闊的背倒顯得很有安全感。

阮舒反手把照片發了回去。

阮舒:你下手也不輕。

收到照片的陸景盛,卻倏然坐直了身體,眼神也變得無比淩厲。

這張照片,分明是在家裡的衛生間拍的。

因為太生活化,旁邊還有裴欒剛換下來的臟衣服入了鏡。

這才離婚幾天,她和裴欒之間的關係,就發生了這麼大的進展嗎?

那一刻,陸景盛說不出來的難受,總覺得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

,co

te

t_

um-